《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维白】春盏

*春分时节ww
*这篇拖了好久,磨了好长时间才写完。
*没错李白和王维,本邪教推广者又来了……(
*花神维x酒仙白

*
仙界的八卦无非就那么多,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也能说上个千八百年。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花神和酒仙的关系了,毕竟两人都是天上相当引人注目的仙,从中随便挑一个都是无数女仙芳心暗许的对象。或许因着这个原因,他俩似乎都不大待见对方,碰上不过点头示意,半句寒暄也无,更有甚者的是其中一人举办宴会时根本看不见另一人身影。
又是一年花朝节,花神大摆百花宴,宴请众仙。席内果然不见酒仙。三两小仙聚在一起,其中一个哀叹:“原来传言是真的啊,我真的没看见青莲仙君。”另一人亦叹,花神和酒仙从未在同一宴会上出席真是莫大的遗憾云云。抬头看一眼宴会主人,脸上带着笑意,得体礼貌地招待着客人,端的是一派春风和煦。
小仙捧脸,喃喃道“摩诘仙君也是真好看啊……”
*
王维结束了百花宴,吩咐了侍童去清理,自己转身进入了桃花源。青溪潺潺,夹岸桃花远随流水香。里头一片寂静。王维沿着小路不紧不慢地走,行至一颗桃树前突然顿住,对树道:“百花宴结束了,出来吧。”
语气里满是笃定。
桃树枝簌簌响了几声,一个酒坛子咕噜噜地滚了出来,不偏不倚停在了王维脚边。
王维好似早已习惯,不紧不慢开口:“李青莲,我上次不小心发现了你那几坛千年陈酿藏在了哪里——”
树上突然跳下来个人,手持白玉杯,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才懒洋洋道:“摩诘仙君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宴会结束都不给我留坛酒么?”
王维不置可否:“酒不都是你提供的么,况且,”他拈起一瓣桃花,唤来侍童清扫,果不其然,树后横七歪八地陈着好几个酒坛。“最好的酒都被你扣下了吧,还没问你怎么没给我留一坛呢。”
李白笑嘻嘻地凑近了王维,“桃花酿味太甜,我不是怕不合你口味嘛。”继而话锋一转,“或许还需要更多一些鲜花——”
王维似笑非笑,“我的百花园何时对你设过限制了,你哪次不是来去自如。”
李白大笑三声,变戏法般不知从哪又掏出一坛酒,“我给你留了一坛,走吧去尝尝,和别的桃花酿有些区别的。”
*
王维抿了一口,有些惊讶。果真没有平常桃花酿那般甜腻,入口尤其清冽,余味绵长悠远,回味无穷。
他问李白:“怎么做的?”
李白把玩着酒盏,“采的是今年最先绽放的桃花,我问嫦娥讨了十三个满月夜的月光来浸润,吩咐侍童收集清晨最新鲜的露水……不过这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是那天边听你弹琴边酿造成的。”
他想起那个很美的夜晚,自己坐在树上,手里一捧桃花。遥遥望着王维在远处的树下,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第一个音甫一流出,李白仿佛感到手下的花瓣已化成了桃花水。
万籁从此寂,只听见琴声悠悠来,他放松了身心,竟觉心上尘亦扑去三寸。
“尝到自己的琴声了吗?”李白难得没有像以往一样豪饮,学着王维轻抿了一口。
王维笑意渐浓,向他点头,“多谢。”
桃花流水杳然去,一时间有几瓣落在他们身旁。
“只可惜一年也就得来这么一坛,想再喝,等来年吧。”
“只此一坛,也够回味一年了。”
李白突然抬头:“那明年我可要听你新的曲子。”
两人碰了一杯,王维欣然应允。
“好。”
*
王维其实不太理解外界把自已和李白关系想得那么糟的想法。很久很久以前,他和李白还都是个小仙,正值好年华,相逢意气为君饮。经常去别的仙家那,今天顺织女几匹云锦,明天偷嫦娥几缕月光——当然,罪魁祸首主要是李白,王维是给他处理烂摊子那个。后来年岁渐长地位变高,两人有了各自的朋友圈,交流渐渐减少。直到有一天许久不见的李白在自己面前拍下一坛酒,说我不打自招,借了你点桂花,分你一坛。
然后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当年模样。
李白却玩兴大发,非要在人前装出一副和他不熟的样子,至于每次举办宴会,多半是李白窝在王维的百花园里担风袖月,饮酒赋诗。李白开酒席时王维在后山搜寻那人又在哪藏了什么好酒。
等待着人散后两人一起相约对饮。
王维应酬参加过不少,酒都是李白提供的,他面不改色,饮酒如饮水。
只有和李白在一起时,才觉得喝的是好酒。那人每次也都只会在只有二人时把酿得最满意、最好的酒拿出来。
今年的酒也很好。也期待来年的春日。
春来遍是桃花水,与君歌一曲,会须一饮三百杯。
Fin.
后记:
春来遍是桃花水——王维《桃源行》

评论(28)
热度(121)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