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童年的纸飞机,现在终于飞回我手里”

唐朝诗人乱炖 校园小段 四十分钟潦草划拉 一时兴起产物

不打cp tag 了 作者主观意愿是元白/刘柳/李杜/小李杜

超级ooc(。


白乐天刚要进教室,只见教室里头明晃晃交错纵横的白线,晃得他眼花缭乱,还没反应过来,“咻”地一声一架纸飞机加速飞来,又在他的面前装了雷达似的稳稳落下。

他拾起一瞧,葱绿色的纸面,浅浅缀了几朵无心花瓣,春意十足。

心有所感,白乐天模模糊糊意识到这是什么,将其展开,果不其然,元微之修长俊挺的字迹一览无余:

是夕远思君,思君瘦如削。

白乐天忍不住笑出声,那熟悉的字迹的主人前日才给他抄过情诗,也不知道怎么突然来这么一下——

还没想完,他这才注意到教室里是怎样一副兵荒马乱的场景,原来晃得他眼花的是各色纸飞机滑行过的轨迹。

那边李长吉把一张白纸溅上墨,蘸了金色的颜料在上面挥毫,洋洋洒洒写下“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折好飞机后哈一口气,用力一掷,往张文昌和韩退之那里飞去,擦着两个人的头过去,未干的墨水淋了两人一身,张文昌暴起要去还击,韩退之见周围没人了偷摸着把李长吉写过的飞机揣怀里藏好。

再转头看见王摩诘噙着笑不紧不慢叠了小巧一架,里面约莫藏了句“月出惊山鸟”或是“纷纷开且落”,在瞄准了一干人引得他们惊恐后,大概终于觉得玩够了,随手扔出了窗外,稳当地落在了窗边树上,纸是桂花色,恰是树梢里隐约透了点明黄。

刘梦得花好长时间壮怀激烈写下了一封声讨教导主任的长信,手上几下折腾,倒是折了一个看起来颇为精巧复杂的纸飞机。他对着令狐楚自吹自擂:“看到吗,水陆两栖防火防盗,你看好了,它一定能完美进入教导主任办公室。”说完举着那“水陆两栖防火防盗”的纸飞机瞄准了主任办公室。还没发射出去,后脑勺突然被砸了一下,他捡起来打开一看,横陈几个大字“休将文字占时名”,筋骨分明,力透纸背,后面还附了个生气的表情。刘梦得摸摸鼻子,把那花了好长时间搞好的“水陆两栖防火防盗”猛地往令狐楚手里一塞,小跑步挪过去哄柳子厚了。

杜子美这两天没来,一来就看见李太白几乎要被各种纸飞机淹没,估计里头全是表白。他也折了一架,抿抿唇想着还要不要送出去。那人还在那边喊“你们扔的时候轻一点,飞机头太尖了这么多一起飞过来砸着疼。”杜子美忍不住笑,在飞机头钉了个订书钉,好让它头没那么尖锐却也能飞得远。犹豫了一下还是趁人不注意时悄悄往那边掷了过去。扔完后才觉得不好意思,想要转身快点消失,身后突然有个人一把揽住他。“子美写的是——‘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李太白展开了那张纸,笑得轻松,顺手在他手里也塞了一个。冲他眨眨眼“我就只叠了这一架,送你——”

杜子美小心翼翼展开,露出一角,有“思君”两字。等他完完全全展开,“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李太白依旧在耳边浅笑盈盈“两天不见很想你”竟是不顾他身后那一干表白飞机了。

再往角落一看,李义山叠了了六七个纸飞机,跃跃欲试想飞到杜牧之那边去,一个都没勇气扔出去,每次要扔时又怂嗒嗒把胳膊放下来,继续叠第八个。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终于要扔,好嘛,杜牧之此时转头,对上李义山惊慌失措的眼神和不知往哪搁的手,露出有些微妙,恼羞成怒又无奈的表情。

白乐天一个个看过去,笑得打跌,他攥着手里的纸,猝不及防和静静窝在座位里的元微之来了个眼神交汇。那家伙撑着头,也不知看了他多久。

白乐天忽然想起小时候,他和元微之分别住在对着两栋楼,经常打开窗户就能看见对方在对面读书。那时他们整日折纸飞机互相扔进对方窗户,后来元微之开始在上头写乱七八糟不知都从哪看来的小情诗。一开始他没回,后来又有一架落在窗边课桌,上面是那人委屈巴巴地写“青青子矜,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然后呀,那纸飞机穿过长长时光,在他长成个少年模样,推开教室的某天,分毫不差地落在他的面前。

白乐天抽了支笔出来,在元微之那行字底下又添了几字。他笑弯了眼,朝元微之扔了过去。被后者稳稳接住。

元微之打开,笑着念出来,

“今朝共语方同悔,不解多情先寄诗。”

Fin

后记:为什么突然想起来写这个,是因为昨天我们班二模考完语数两门整个班自暴自弃,晚自习开始全班叠纸飞机到处乱飞,我差点没笑岔气,还有人说“看到了吗这是我的C919”“我的鲲龙AG600超强”水陆两栖防火防盗就是从这个来的哈哈哈哈哈 

而且他们好牛逼,非得巨高巨远 而我的 扑棱两下就挂掉了 难过.jpg

评论(27)
热度(145)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