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元白】鬼扯的武侠

如题 想不出名字了 武侠au 基本在扯淡

成年前最后一作(???) 

BGM:《醉赤壁》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

天涯渺远,雨后一点青山小。

山下茶棚聚了好些先前避雨的行人,天晴后也不急着走,坐在茶棚里话传奇异闻,江湖八卦。

有些说书人也不计较茶棚简陋,碗在桌子上一碰,便声情并茂开讲:“话说那日,元公子……”

围观群众立马簇拥上来,挤着挨着要仔仔细细听,讲到兴头处不时爆发出喝彩声,还有过路的书商卖力宣传:“我们京城里各大书铺都有元公子和白少侠的话本,均是找了著名才子撰写……”

“这出‘元公子因缘巧入梦,白少侠大展显神通’讲的是元公子和白少侠千里神交若合符契。元公子梦中感应到白少侠有危险,即刻托梦于他,白少侠是以早有准备,将敌人打的措手不及,赢得漂亮啊…………”

茶棚里沸反盈天,又接着吸引了过往行人。远处山脚下停了两匹马,一双人,饶有兴趣地往这边望来。二人皆戴了斗笠,并不惹眼,其中一个笑着对身旁人说,“不曾想你我这些事竟已流传到这儿了。”

另一人低低叹口气:“八成是行简那个家伙,我是知晓的,京城那些话本参与的才子里定有他一个。”

听者趁四下无人,取下了斗笠,恰是那说书人口中的主角之一。元微之含笑看白乐天,“不如我再给他提供些素材?这一路大江南北走来,梁州梦的故事我路上都反复听了无数遍……”

白乐天无奈耸了耸肩,扶稳了斗笠,“你是嫌这一路上被人围堵得不够。”忽又想到什么笑弯了眼,“还是说,你那么留恋姑娘们落在你身上的手绢和香果?”

名满天下的侠客有一点不好的就是经过人多的地方要小心遮挡好自己,不然立马会引起被长期靠小话本消遣的老百姓们的围观。一开始他们没放在心上,走到一个市镇时后头忽然尾随了黑压压的人群。两人匆忙离去后发现还是不能避免得被一些大胆的姑娘们塞了满怀的手绢圆扇。

元微之想起来一阵后怕,立马并指发誓以证真心,白乐天佯装不经意提起他早年劫富济贫帮助歌女被写入话本广泛传颂的旧事。元微之牵起他的手,轻轻咬了一口他指尖:“都不过是年少轻狂……再说你我相遇后,这天下相传的难道不都是元白双侠么?”

*

初见是在武林大会上。

元微之百无聊赖,抱着剑等着开场。他年纪轻,武学天赋又高,对这些擂台式的大会基本没有兴趣,这次前来也不过是被友人强行拽来。他兴趣缺缺地看着台上刀光剑影,打趴一个又接上一个,身边友人还在喋喋不休吵得他头疼。

万般烦乱之时,突然瞥到不远处有一人朝自己看来,似是将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待他转头看过去时那人又匆匆看向台上,他只捕捉到一点来不及撤去的眸光。

令人惊讶的是那人没过多久就被请上了台,据说也是早年便显出惊人天赋的少年天才。那介绍着的人说什么元微之已经没再注意了,只听到那人叫白乐天,只看清那人的面容。

好明亮的一双眼。他心下叹道。

白乐天与其他人的交手是他看得最用心的一场了。那人一出剑,一招一式都让他心惊心动。这心惊约莫是来自台上紧张氛围中白乐天游刃有余的应对,心动又约莫是自己都忍不住兴奋……全身上下的都叫嚣着想要和他来比一场。

比斗过程中他好几回和台上的白乐天对上了眼,元微之看起来漫不经心,心思早就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当晚他问清了白乐天所处客栈,携了剑便去。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跃上了人家窗子,他回过神后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不知还要不要敲下去。

里头却传来一声“恭候多时,元公子请进吧。”似乎嗓音还带笑。

于是他便不再犹豫,翻窗进入。果然看见白乐天笑吟吟地坐在桌边拭剑,桌上还摆了一坛酒。

白乐天开口:“自家酿的,用来招待元公子望不嫌弃才好。”

元微之摆摆手,抿了一口,竟就真的坐在那,和白乐天,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秉烛夜谈了一整夜。

晨光熹微时,两人早已从武功招式聊到江湖奇闻,从诗词歌赋随心扯到九州风物。连离别之语都道出几分亲昵。

白乐天抚了抚剑,道明自己想切磋的本意。

元微之涌起一阵惊喜,也表明自己正有此意。两人立马找上了各自友人请他们来做个见证。

睡梦中被叫起来的两位友人人对着斗得正酣元微之和白乐天面面相觑。

“这是第几个回合了?”

“不记得了……反正早就数不清了。”

………………

“他俩打了三天三夜了吧,还没分出胜负?”

“你确定他俩在打架而不是调情?”

元微之凝神应对着白乐天,他只觉酣畅淋漓,已经多年没有这种有人可与之匹敌的畅快了。

引得他心跳也越来越快。

“元公子的剑呢?”白乐天和元微之斗了三天三夜仍不分伯仲,两人的剑情急之中早就不知被扔到哪个地方去,直接赤手空拳。

“剑在心中。”元微之不紧不慢回答,“剑不发而自有剑气外露。白公子你不也是丢了剑么?咱俩武功路子还有些相似,我以为你会明白。”话未说完,忽见对面人挑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元微之心里无故乱了一拍,手中动作也停滞了一秒。

“少侠你的剑气好像忽然减弱了啊。”白乐天明知故问。

“是啊。”他大大方方承认,“我刚才忽然发现,我连剑带心都被你掳走了。”

后来那场还是没分出胜负。事实上此后的许多场比试,二人看重得都是知己相斗的快意,至于结果,早已不再重要。

也不知从哪时起,江湖突然出现了一双人行侠仗义,形影不离,时常成为小话本主角。外人都说他们是知己相交纵情天下,至于他们自己的故事……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

两人栓了马,隐蔽在茶棚的一角休憩,耳边说书人的声音忽近忽远地传来。元微之喝了一口茶水,忽地想起来,开口问:“初次见你时你是不是老打量我?当时你是怎么那么笃定我会去找你?”

他突然好奇当年的白乐天到底在看他什么。

白乐天随口道:“看你风流俊秀呗。”

那厢元微之震惊不已,心里庆幸感谢父母给了自己一副好皮囊,足够吸引住未来的恋人。白乐天心中却无限感慨,其实说起那日,他本只想在武林大会走个过场,偏偏在一群人中,眼睛一亮,看到了元微之。身上剑微微鸣动,剑与主人相通,看样子,他是寻到了自己渴求多年的知己与对手。

比武时也忍不住在台下追寻那人身影。红尘滚滚里,很多时候,一个眼神,便能确定下很多事情。

所以他会等待,也知道元微之一定会来。

对面元微之看了看天色,说走吧。白乐天点点头,顺手为他理好了有些歪的斗笠。

他们牵过马,迎着微醺夕阳,走进了从前、现在、以后也会属于他们的锦绣时光里。

Fin.

后记:“我对你用情极深”

最近和俩同桌循环醉赤壁循环到疯魔,就是想用“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写个故事而已啦ww



评论(20)
热度(166)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