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提示:先看图再看文字。

对不起,我来深夜夺命了。

四年前:
刘禹锡《重答柳柳州》:“黄发相看万事休”
四年后:
刘禹锡《重至衡阳伤柳仪曹》:
“元和乙未岁,与故人柳子厚临湘水为别。柳浮舟适柳州,余登陆赴连州。后五年,余从故道出桂岭,至前别处,而君没于南中,因赋诗以投吊”
说好了黄发相看万事休,说好了晚岁当为邻舍翁。不过短短四载光阴,就千里江蓠春,故人今不见了啊。

十三年前:
白居易《昔与微之在朝日同蓄休退之心迨今十年沦落老人追寻前约且结后期》:
“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

十三年后:
白居易:《元相公挽歌词三首》
“苍苍露草咸阳垄,此是千秋第一秋。”

事与愿违,再也没有。
以无涯之深情,悼不驻之光阴。
……终是意难平。

“从此未了愿同存亡地老天荒。”
***
今天重新读乐天的诗,看到那首《览卢子蒙侍御旧诗多与微之唱和感今伤昔因赠子蒙题于卷后》:
昔闻元九咏君诗,恨与卢君相识迟。
今日逢君开旧卷,卷中多道赠微之。
相看泪眼情难说,别有伤心事岂知?
闻道咸阳坟上树,已抽三丈白杨枝。

其实这首反复拿来说过许多次了。只不过随着年岁增长阅读时越觉越悲凉。
此时距离微之逝世已经过了十年时间……看到他的诗,有能和自己聊起他的人,于是多年过去仍然悲从心来,原来已经那么久了,被提起时想起音容笑貌,又相看泪眼,不能自已。
后来再读到的诗,就像一个被触发悲伤的契机,一打开,思念就如洪水倾泻了。

而刘柳呢,子厚的离世,紧接着又是许多故人的离世,到后来能与梦得说起子厚的人也一个个离开。
就连……那些和子厚有关的旧居痕迹也都消散了。
所以后来他很少提起,陪伴着的只是整理出的子厚遗卷,行过漫漫河山。
想起子厚有句“欲知此后相思梦”。
此后相思,都在梦里。
Fin.
后记:元白那个十三年我找到的资料是说第一首大致写作日期是元和十年-十三年,而第二首作于微之逝世后一年。有不当之处欢迎指出!
以及,我杀AI
元白的因为我觉得不大准就没放,他们还是有过风花雪月和甜蜜的,刘柳就直接让我原地痛哭了。

评论(27)
热度(316)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