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元白】山水一程

十月之前我一定要写同人……

摸个小甜饼,一时兴起的脑洞 

-“点检诗囊忽记,某年某日深情。”
——《束梦词》


又是下了雨的潮湿天气,白居易推开窗,又叹口气关上。他挽起自己衣袖,甚至感觉上面都沾了抖不下甩不开的雨水。
明明没有浸水,却仿佛带着湿淋淋的粘稠,一如他此刻被乌云渲染出的惆怅心情。
在这样压抑的天气里,心里似乎也被抹上一缕愁云。白居易坐回书桌前,随手翻开一卷,白纸黑字染了淡淡书香,倒是很容易让人平静下来。
等他看清书上文字时,心里一汪静水又被搅乱。
“……是微之的诗啊。”白居易垂眸,指尖拂过那些字迹。
在这样的天气里,在这样的情境下,总会迫使着去四年某个谁。
他抬头,目光延伸到窗外,高楼望断,青山隐隐。他明知道自己所思之人就在那个方向,隔着山水千程,却根本望不到。
“算了……”白居易收回了目光,自嘲似的笑了笑。
渺渺江陵道,一眼过去烟水迷茫,相思都难以被知晓。
雨天易潮,白居易矮下身子,去收拾屋角堆叠的书目。
忽然兴起整顿自己房间,于是他准备大干一场,顺手也打算清点一下近来的文篇。有一段时间没整理过了,再次回首时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攒了许多。
他抱起一摞文卷,打算搁到桌上翻阅,途经被绊了一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便将要摔倒。
幸而本能使他稍稍稳住,一个转身,好歹算是坐到了地上。只是手里的诗卷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哗啦啦地分扬了一地,几本书也重重落地摊开。
白居易坐在地上,面对眼前一片狼藉,索性懒得坐起来,就这么席地信手捞来一卷纸,兴致勃勃看起来。
他快速读完一张纸,目光变得悠远,仿佛透过薄薄纸张已经捕捉到千里后的山水。
“这首是写微之的……”“这首亦是……”“原来,有这么多了。”
……………………


他看着看着就喃喃自语,那诗页上的文字仿佛跳出来,一下笔,就隐藏不住自己的心了。
朦胧之中他感到面前有人带着笑意,始终在看着他。
白居易抬手,被面前人轻轻扶起。再一用力,就落入了那人怀里。
不是雨水的潮湿味道,而是熟悉的气息,令人怀念,令人心动。
“在这里睡会受凉的,又下着雨。”元元稹捏了捏白乐天的手,感受到上面的冰凉,有些心疼。他握紧了白居易的手,看着地上散落的纸页,带着白居易就这么一起坐下来了。
他宽大衣袍包裹住白居易,捡起手边一张纸,看清上面字后轻笑:“忆微之?”
白居易长叹:“可不容易,千想万念,总算亲眼见到你。”
云销雨霁,有金光自云层中倾泻下来。白居易带着元稹,一点一点把这些时日写下的诗作都看了一遍。
“那天看见廊下有一枝探头,总觉得一个人看太冷清,于是忍不住想起你。”白居易指着某首诗,笑着跟元稹解释。
“这首呢?”元稹又问他,初看到时就眼前一亮,里面蕴的感情像是在纸页上绽开一朵新花。
然后那些翻飞的
纸张上看的最清楚的还是“微之”“微之”。
乐天总喜欢这么叫他,微之,微之,读来温柔又缱绻,一字一字都郑重。
白居易始终觉得,元微之这个名字在他心里一等一的动听,于是常叫,常念,想起时就絮絮道出,提笔便有微之微之云云。
此刻他的微之就靠在他身后,呼吸擦过耳畔,轻柔地唤着他乐天。
“微之……”
又一声轻唤,是从他自己口中泄出,白居易霎时惊醒,身上温度不复,只有纷纷的诗卷松松地拢在他身旁,像是微之还在他身边。
白居易咂摸半晌,才肯承认是一个梦。
不过到底也算好梦一场。
他收起了散乱的纸张,心里想,距离上次微之叫起他,已经是好一段时间了。到底还是很想快些相见。
书桌上又摞了厚厚一沓,写的都是同一人。
……近来文卷里,半是忆君诗。



千里之外,元微之被仆从唤醒。
他已经不大记得自己之前做了什么,近来事项杂多,时常疲累。只不过像今日这样直接伏案睡着,还是头一回。
“大人还是要多休息,刚刚叫了您好几声。”仆人劝慰他,提醒他保重身体。
元微之却没有心思应和,不愿意醒,更多是因为梦太美吧。
梦里有人软语轻音一声声唤他微之,一句句推开心里思念的层浪千叠。
还看遍了那人的诗作,泛开在纸页上的都是温柔颜色。
“我应当也给乐天赋诗一首……”元微之提腕挥毫,作罢后小心地收好。
再修书一封,记录下这番美梦。
等待着那天,早晚复相逢,听得他再次唤出那声……
“微之。”
Fin.
后记:做同一个梦是我臆想的啦,但我坚定认为他们一定发生过!
然后今天和鹤鹤聊天提起乐天喊微之真的是一种温柔缱绻的意味5555

评论(18)
热度(234)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