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每当阳光很好,秋天很明亮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梦得。

和朋友聊天,说你很难不对刘禹锡动心,喜欢上他甚至只需要一句诗的时间,可以是“两岸山花似雪开”,可以是“云间烟火是人家”,最初的相识约莫是“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
他是整个萧萧悲秋里的亮色。
哪怕他悲慨古迹——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也是下笔衰飒有力,沉郁顿挫,不见秋声里的凄凄。
记得前几周人文读书方法讲座的课题是古典文学,我院古代文学的教授有提到梦得,他道,刘梦得一句“等闲平地起波澜”当真是犀利又透彻。
一直以来,我以为仅仅用乐观来形容梦得是扁平又欠缺的,他并非一定是达观。我倒觉得是他斗争一世,活得太透,最高位的皇帝与权贵都攻击过,二十三年的穷山恶水都捱过来,道出一句“病树前头万木春”,一句“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别的又有什么可在意呢?
他身上是所有风刀霜剑磨不平的血性,足以一抵所有悲秋的凄怆之音。梦得题《蜀先主庙》“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写的又何尝不是他自己。

于是说到底,每次看见秋日的明媚阳光,我都情不自禁想起梦得。
我真喜欢他笔下的秋天。

*背景图来自朋友们

评论(8)
热度(161)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