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是整理的刘柳糖合集 都给我磕

标题就是要简单粗暴

是这个安利→【刘柳】一个想写了很长很久的安利里面有些没提到的。

 

*管世铭《读雪山房唐诗序例•七律凡例》云:“子厚骨耸,梦得气雄,元和之二豪也。”


“元和之二豪”,在这里,把子厚和梦得两人都并列为“豪”,以此表现了两人相似的精神内里。
尚永亮先生的《刘禹锡、柳宗元等人的诗歌风貌》中说他们是“刘诗昂扬,柳诗沉重;刘诗外扩,柳诗内敛;刘诗气雄,柳诗骨峭;刘诗风情朗丽,柳诗淡泊简古。”
由此可见,梦得是外放的,子厚是内敛的,一个外化成了深雄的锋芒,一个内聚成了峭厉。但在本质上,是他们自己的斗争与反抗,坚持与不屈,这些都是相似的。
也许这就是君子之风,和而不同吧。

 

*管世铭《读雪山房唐诗序例•七律凡例》:“十子而降,多成一副面目,未免数见不鲜。至刘柳出,乃复见诗人本色,观听为之一变。”


我真的好爱柳诗啊!清越处自可敲寒玉 ,凛冽处又可冲激石。而同样在这本书里作者评梦得的七绝则是“绝句之山海也”。

*莫砺锋《中唐诗坛上的韩潮柳江》中说子厚的《衡阳与梦得分路赠别》:“十年憔悴到秦京,谁料翻为岭外行。伏波故道风烟在,翁仲遗墟草树平。直以慵疏招物议,休将文字占时名。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日人近藤元粹评曰:“慷慨凄惋,情景俱穷,直堪陨泪。”此诗与刘禹锡的酬作《再授连州至衡州酬柳柳州赠别》堪称唐代赠答诗中的双璧,它们都是生死交情凝结成的杰作,情文并茂,感人至深。

赠答诗双璧,就是连璧本难双啊。

 

*温庭筠《秘书刘尚书挽歌词二首》其二云:“京口贵公子,襄阳诸女儿。折花兼踏月,多唱柳郎词。”

“柳郎”原指梁代吴兴太守柳恽。可是梦得在给子厚的诗“忽忆吴兴郡,白蘋正葱茏”里是以柳恽代指子厚的呜呜呜呜!!!!这什么糖!如果这还不算糖!

*宋初田锡评价永贞活动的子厚:“策名于贞元之间,通籍于元和之时,阔步高视,飞声流辉,谓王佐之才得以施,谓当朝大臣不我遗。

啊“阔步高视,飞声流辉”,我要被这样的子厚迷死了呜呜呜

*陆时雍《历代诗话续编》:“刘梦得七言绝,柳子厚五言古,俱深于哀怨,谓骚之余派可。”

一个七言绝,一个五言古。

*苏轼的《今年正月十四日与子由别于陈州五月子由复至》中有一句“早晚青山映黄发,相看万事一时休。”
(其下自注:柳子厚《别刘梦得》诗云:皇恩若许归田去,黄发相看万事休。
〔此注二句诗,上句为柳诗,下句为刘诗,东坡误记,合二为一。〕)

 

你苏真的同人大手,我都没敢这么玩()

 

*苏轼《书子厚梦得造语》:子厚《记》云:“每风自四山而下,震动大木,掩冉众草,纷红骇绿,蓊葧芗气。”
柳子厚、刘梦得皆善造语。
若此句,殆入妙矣。梦得云:“水禽嬉戏,引吭伸翮,纷惊鸣而决起,拾彩翠于沙砾。”亦妙语也。

“柳子厚、刘梦得皆善造语。”我哭了,是后来人对两人一样的认同啊。

*元好问《唐诗鼓吹》在中唐诗人里只选了刘柳二人,而且还将他们的诗歌置于卷首,子厚的《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更是被列为开卷之作。
说起《唐诗鼓吹》选了子厚和梦得七律各10首和15首。其实真正上是9首和16首,其中《再授刘连州至衡阳酬赠别梦得》一首至于子厚名下,实为梦得所作的《再授连州至衡阳酬柳柳州赠别》。
而造成这样的原因,是因为宋代将刘柳诗歌混淆的现象并不鲜见……不鲜见???一方面由于两人常有同体、同事的酬唱之作,另一方面也与刘柳某些诗歌风格相似有关……就是夫夫相了(??)

 

*刘禹锡《答柳子厚书》:“禹锡白:零陵守以函置足下书爰来,屑末三幅,小章书仅千言,申申亹,茂勉甚悉。”

放一个他们自己的,梦得这篇我百磕不厌。真的是每磕一次我就有新的梗。开篇先说子厚寄了回信,附赠自己的新作。而且是“屑末三幅”,仅在此处为“多”之意,可看出子厚在非常小的纸上洋洋洒洒作了许多字,而且定然是达到了赏心悦目的效果不然梦得是不会在提及时专门提及信得大小、页数、字数的。

瞿蜕园笺注刘集指出:“文中‘小章书仅千言’,合之外集卷七与宗元论书法诸篇,知禹锡深服其书法之精。”

附赠一个卞孝萱先生的刘柳交游小考,列了几条以前没录过的。

* 同向皇甫阅学书 :

《衍极 · 至朴篇 · 书法传流》 : “ 皇甫阅传柳宗元 、 刘 禹锡 、 杨归厚”。刘禹锡《谢柳子厚寄叠石砚 》:“常时同砚席 ”。

*同听施士丐讲 《毛诗 》:

《唐语林 文学 》: “ 刘禹锡云: 与柳八、韩七诣施士旬听 《毛诗 》”。“ 柳八 ”即子厚 。

 *同与元洪通信讨论政理:

刘禹锡《答饶州元使君书 》 : “ 传使至 , 蒙致书一 函, 辱示政事与治兵之要 。 柳宗元 《 答元饶州论政理书 》 : “ 奉书辱示以政理之说 , 及刘梦得书 , 往复甚善 , 类非今之长人者之说……一愚不足以议 , 愿同梦得之云者。 ” 

“元饶州” 是元 洪。 刘柳不但同与元洪通信讨论政理 , 且意见相同。 

“愿同梦得之云者”口意。

*同为薛伯高撰文 :

柳宗元在柳州为薛伯高撰 《道州 文宣王庙碑 》等文 , 刘禹锡在连州为薛伯高撰 《含辉洞述 》等文。 (薛伯高时为道州刺史。 ) 

* 同以诗文歌颂平淮西 、 淄青:

元和十二 年 ( 8 1 7年) , 柳宗元作 《平淮夷雅二 篇 (并序 ) 》 , 刘禹锡作《平蔡州 三首 》。十 四年 ( 8 1 9年 ) , 柳宗元撰 《贺诛淄青逆贼 李 师道状 》等文 , 刘 禹锡撰 《 贺平淄青表 》 、 作 《平齐行二首 》 。

同评《平淮西碑》 : 

“柳八驳韩十八 《平淮西碑云 : ‘左峨右粥 ’ , 何如我 《平淮西雅 》云 ‘仰父俯子’。 禹锡 曰 :‘ 美宪宗俯下之道尽 矣。’ 柳 曰:‘韩 《碑 》兼有冒子 , 使我为之 , 便说 用兵讨 叛 矣。 刘 禹 锡 曰 : 韩 《碑 》柳 《雅 》 , ”一 段相文昌重为 《淮西碑 》 , 碑头便 曰 : ` 韩宏为统 , 公武为将 , , 用左 氏 ` 奕书将中军 , 架 盛佐 之’ , 文势也甚善 , 亦是效班固 《 燕然碑 》样 , 别是一 家之美。 ” “韩十八 ” 是韩愈。 

 *同为慧能禅师撰碑:

元和十年 , 柳宗元撰 《曹溪第六祖赐谧大鉴禅师碑 》。卜四年 , 刘禹锡又撰 《曹溪六祖大鉴禅师第二碑 (井序 ) 》。

*同研究医药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 备用本草 》卷二十二 《 虫部下品 · 晓螂) ) “唐刘禹锡纂柳州救三死方云: 元和十一年 , 得…… 神验。 

 梦得喜爱收集药方,子厚便各处搜集,把自己治病的验方 , 写信告诉梦得,他十分重视 , 随即载入他的著作 《传信方》中 , 使这 三个验方 , 得到流传。 

看着这么多“同”“同”,真的是,为什么说二十年来万事同啊……就算他们天各一方,所作出的都是一样或相似的事情,那种联系是距离再远,环境再苦也无法斩断的。

还是想把之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梦得是锋,子厚是峭。前者境界阔放大开大合,后者缜密精严幽深曲折。都磨不平棱角,都学不会讨好。儒家风范,大中之志,被他们尽数贯彻得淋漓尽致……

翻他们的诗文接受和传播情况,从最开始的被排挤、受到主流攻讦,宋朝出现的新论点或者进一步批评,在到后来无数人的推崇或翻案……终于一千多年后,时间证明了他们,高风亮节,光风霁月,在这两人的身上尽数展现,而他们的名字也始终紧密联系到一起。成为了相辉相映的朗朗星辰。

评论(14)
热度(256)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