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旧岁与新雪

今天下了来到江南后的第一场雪。

因为英语课调换致使上午没课,本来是大好的补觉上午,被班长喊去装饰教室。

贴东西到一半,抽空看了下手机,发现朋友圈和空间都是大学同学在哭嚎“第一场雪啊!下雪啦!”抬头看窗外,室内呆太久,已不觉窗外莹白光景。

早上起床时想起今天是大雪,迷迷糊糊拖出床上桌,信手划拉两字,写了个大雪壁纸。


结果不到一上午竟求雪成功,看雪势越来越大,赶忙问南京的同学那里是否也雪满金陵道,他们说没有——明明我和他们只是一水之隔。

不过也只是迟了一会儿,过不了多久,空间里南京的同学,常州的同学,苏州的同学,纷纷贺电喜提大雪。莫名想起乐天的诗句,或是“勿言一水隔,便与千里同”,或者是,“莫道烟波一水隔,何妨气候两乡殊”。

看见了保罗策兰的诗句,写下来,望着窗外和手机屏幕上铺天盖地的雪景,心生欢喜。


下午教师书法课只上了两节,便匆匆赶去场地彩排,晚上是17级汉师和我们18级汉师的联谊,班委要提前去做准备工作。是第一次当班委,还是核心班委,也是第一次去参与这样的准备活动,累得够呛,却也几多感慨神奇。好像只是大家一起忙忙碌碌了一下午的功夫,已经足够将原本光秃秃的会场装扮得漂漂亮亮了。

气球丝带纷纷到位,零食茶水摆放无误。夜晚天暗雪大,我们在进会场上楼的楼梯挂满了彩灯,天一黑纷纷亮起,隔着老远就能看见此处的星光熠熠。

恰好晚上联谊有一个节目是《追光者》相关,于是拍下了我们的灯,写了句歌词贴上去。


联谊请到了我们的现代汉语老师,在我们的热烈邀请下为我们跳了支学过的藏族舞蹈。文院的老师啊,学识是一等一的,讲课也是一流的,甚至展现出的才艺,都是令人叹服的,老师跳舞时的原生美感,是我这个晚上最难忘的了。

最后联谊结束,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去和老师们合照,我作为工作人员乐颠颠跑过去,被眼尖的辅导员看见,提溜到最前边,对着镜头,有些不舍有些快乐,摆了个别别扭扭的爱心。


我真的好喜欢我们班呀。想来最近一直在忙碌的,班级装饰,联谊布置,到最后结果生花,于是便觉得之前一切都值得了。

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新鲜体验。几个月前我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团支书,跑到班长面前质问他我没有参加竞选为什么是我,几个月后我是瘫在床上被朋友评为“下半年朋友圈最惨”,处理着一堆事务时常气到吐血却总在最后心想算了算了,当就好好当。

比如今天的诗词打卡,是纳兰容若的《少年游》,寻常风月,等闲谈笑,称意即相宜。


背景是我们挂的彩灯与气球,附上一个我,才换了圣诞装嘿嘿。

雪下了,就快新年了。

至少今天晚上,我是非常快乐的,感叹着“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不管怎么说,总有些惊奇的际遇,使我心怀感激打下这些文字。

Fin.

后记:说来班级装饰里最大的成就感,应该是教室里外两面书法墙,分别贴的几乎全是我的作品hhhhh

班长:这么好的免费劳动力为什么不用?

我:……喂你。过节不考虑给团支书包个大点的红包吗。

然后班长今天中午请我吃饭了()

评论(13)
热度(98)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