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此后相思

-“弦外思念透窗花,

而你却什么也不回答。”

——周杰伦《天涯过客》

只是想了一下梦得为子厚整理遗稿二十余年,一首首诗文看过去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二十年来万事同。

刘梦得恍惚了一下,看着纸上的字迹,久久不能回神。

这首诗他亦是抄写过,自己曾留存一份的。那时是衡阳之别,明明是春暖时节,吹在身上的风却是冷厉,甚至似乎是有形的,一道寒风凛冽,在他们之间隔开天堑距离。

彼时两人面对滔滔江水,想说出的千言万语在将开口时都化作了一声叹息。柳宗元给他留赠别诗,说“休将文字占时名”,下一句又翻为“垂泪千行便濯缨”。刘禹锡听得出劝诫,听得出恨离别,听得出世事难料。唯独听不出半分的怨他。

再下一首子厚吟出的诗便是“二十年来万事同”。后来很多的时候,他想子厚果然是懂他的,他理解自己的心情与心血,理解他们一起为之努力的信念。

许多年前他们都还只是踔厉风发的青年人,长安道上处处可见他们并行的身影,某日刘禹锡铺开文章,请柳宗元点评一二后拊掌称道:“子厚不愧为我知音,想来若在古时,我为伯牙,子厚便是听得出我弦外之意的钟子期了。”

柳子厚扬眉,对他粲然一笑:“此后经年,任你高山流水。”然后真的就同行了那么多的年岁,哪怕分隔两地,寄来的书信依旧是那人将自己文章剖析分明的妙语,千里万里的距离从来斩不断他们之间的联系。

只是那时意气相交的他们呀,也未曾想起过,伯牙也会有绝弦之日。

岁末的寒冬冷得刺骨,刘禹锡扶着母亲的灵柩,听到柳家使者送来的讣告,脑里飞快闪过过去二十年来的记忆过往,慈恩塔上柳宗元神采飞扬的眉眼,灯下共议朝事的昏昏烛火,对方寄来的厚厚一叠书信,衡阳分别时的泪沾冠缨,最后统统光影交错,定格在那个许他“此后经年,任你高山流水”的人露出的开怀笑意上。

他心里像是有什么卡嚓一声化成粉末,随风散在冬日的寒风吹彻里。

琴弦断了,故事尽了,你也走了。

他接下了子厚的遗稿,对着那见证过他和子厚最后一次生离的江水,立誓将子厚遗集修订成册。

某次他翻阅子厚文稿,重又读了一遍永州时的诗文,心里不免想着,若有机会,便要去一睹子厚曾历之山水。只是这个想法还未付诸行动,便有游零陵而来的僧人告诉他“愚溪无复曩时矣”。

柳门竹巷依依在,野草与青苔却恣肆生长,日渐增多。哪怕再前去亲看,墙壁上的草圣数行痕迹还能得见吗?

原来所谓故人,竟就是这般看着他的名字与痕迹慢慢褪色,一道水痕划下来,随旧年的柳叶与诗文,慢慢沉淀在了心底最深处。就是刘禹锡回头遥望,看见江水载走了四年时光,千里江蓠春,就故人今不见了啊。

水岸码头,渡江扁舟,那些衡阳分别的记忆,真的只有他一个人记得了。

京城的日子里,他和乐天总相约杯酒,乐天满上一杯,聊到兴致高昂处总提起远方的元微之,感慨可惜那人不在此地,不然三人定是痛快一场,不醉不休。刘禹锡笑着附和,分别后他一个人走在长安道上,满目相似景物,不合时宜让他想起从前。酒意使他醺醺然,不自觉吟出多少年前自己挥毫落下的得意诗句,以往会有人自然而然笑着接下一句。而今寂静无声,望断长安柳色,醉来时响空弦,越看越空落落。

后来的后来啊,刘禹锡又去看玄都观里桃花,不似旧年繁盛如霞。曾经攻讦诋毁他的小人们亦如残花般纷纷败落。他心里畅快得意,兜兜转转熬出头,坚持到最后成为了胜利者。依稀想起从前也是这个时候的桃花树下,有人与他并肩赏桃花,一朝重来,却不见昔时身影,也听不到那声“休将文字占时名”了。

爱恨起落,岁月经过,只留下我。

于是也没有和别人提起的必要了。

又是一日晴天,刘禹锡整理好了柳宗元的之前的诗文,找出下一篇目,日光照耀之处,是子厚落下的一句“欲知此后相思梦”。

此后的相思,也就都沉淀在了夜色深处,出现在奏一曲高山流水的梦里。

Fin.

后记:晚上去上吟诵班,结业考试是自选朗诵+吟诵篇目。朗诵我选的是稼轩的《木兰花慢》,最后一句是“目断秋霄落雁,醉来时响空弦”。

评论(15)
热度(142)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