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李杜/元白/刘柳】关于cp粉那些事



一个科普向的沙雕脑洞,有注释

稍稍夸张,博君一笑的产物,切勿较真

有一丢丢的韩孟和轼辙,不打tag了()


*

文坛盟主V:东野今天就要走了……


韩退之的微博才发出去,再一刷新时底下已经有了十几条评论。粉丝们纷纷安慰他。

粉丝A:“心疼我们退之老师,上一条微博还是和东野老师一起吃饭,现在唉……[抱抱][抱抱]”

过了一会儿,韩退之转发了这条微博。


文坛盟主V:昔年因读李杜诗,长恨二人不相从……我愿身为云,东野变为龙//

文坛盟主V:东野今天就要走了……


于是底下的评论画风又一变。

粉丝B:“退之劳斯就是退之劳斯!想念东野的同时还要推一下本命cp!李杜圈何其有幸有我们退之劳斯!”

韩退之关闭了微博,正想点开孟东野的对话框,突然手机上方跳出微博消息,提示有人艾特了他。出于好奇心他点开,入眼的是看不过来的“啊啊啊啊”和感叹号。

粉丝C:“退之老师你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李杜没有不相从他们上热搜了啊啊啊啊!!!李青莲居然一声招呼没打就去子美的新书发售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当时现场工作人员表情都……难以言说子美更是整个人都懵掉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底下评论也跟着一起哭嚎:“李杜is rio!!”还有一长串艾特他的。

韩退之:“……”

韩退之:“……”

韩退之:“……”

他面无表情给孟东野发消息:“我萌的cp发糖了,但是此刻我觉得我需要你的安慰。”


注:韩愈《醉留东野》:“昔年因读李白杜甫诗,长恨二人不相从。”


*

隔日,李杜圈某粉丝发微博。

粉丝D:“退之老师昨天发的微博好有意思噢,让我想起隔壁好像也有个大佬的类似笔法……”

粉丝E:“是夜雨对床劳斯叭……我也看到前几天他发的微博了……”

粉丝F:“哈哈哈哈哈哈他写他和他弟就算了,化用刘柳的诗句就算了,还把两人诗句混一块了。”

过了一会儿,粉丝F发了一个截图:


夜雨对床V:分享图片[一张书法作品.JPG]

同时在评论里补了一句:“此句化用柳子厚《别刘梦得》:皇恩若许归田去,黄发相看万事休。”


在此条评论底下有人回复。

粉丝F:“东坡老师!您记错啦!‘黄发相看万事休’是梦得的!”

夜雨对床V回复粉丝F:“你读出违和感了吗?”

粉丝F回复夜雨对床V:“没……没有。”

夜雨对床V回复粉丝F:“那不就是了。”


东坡老师在这方面自然而然地带出了一股奇怪的风气。他的粉丝们在混淆刘柳诗上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虽然的确很少被人看出来,不得不说还是很奇妙的一件事。


注:苏轼的《今年正月十四日与子由别于陈州五月子由复至》中有一句“早晚青山映黄发,相看万事一时休。”

(其下自注:柳子厚《别刘梦得》诗云:皇恩若许归田去,黄发相看万事休。

〔此注二句诗,上句为柳诗,下句为刘诗,东坡误记,合二为一。〕)

而且宋代将刘柳诗歌混淆的现象并不鲜见……不鲜见???一方面由于两人常有同体、同事的酬唱之作,另一方面也与刘柳某些诗歌风格相似有关……


*

晴空一鹤V:子厚之文,端而曼,苦而腴。佶然以生,臒然以清……

过了一会儿。


寒江独笠V:我亦倾心梦得之文,隽而膏,味无穷而炙愈出。//

晴空一鹤V:子厚之文,端而曼,苦而腴。佶然以生,臒然以清……


又过了一会儿。

夜雨对床V:不不不,你也挺膏的//寒江独笠V:我亦倾心梦得之文,隽而膏,味无穷而炙愈出。//

晴空一鹤V:子厚之文,端而曼,苦而腴。佶然以生,臒然以清……


注:梦得曾评价子厚文章:“其词甚约,而味渊然以长……端而曼,苦而腴。佶然以生,臒然以清。”

子厚评价梦得的文章:“隽而膏,味无穷而炙愈出。”

苏轼评价子厚:“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


*

众所周知,唐朝cp圈两大重量级人物。

一是李杜圈的韩退之老师。曾经以一己之力喷走了扬李抑杜、扬杜抑李势力,率先拉起李杜大旗。别家cp都是彩虹屁小论文,他一个人一吹就是飞流直下三千尺,洋洋洒洒长篇大论文。别家cp开撕都是势均力敌你来我往互骂,他一个人以极高的文学涵养,极高的文化知识歼灭所有对家。甚至吸引来的众多李杜粉发现如此勇猛的退之劳斯总有意无意时常和某孟姓诗人说好话软话——于是光速入股李杜韩孟,收获双倍快乐。


二是刘柳圈的苏子瞻老师。说来有趣,人家cp粉都是两个都粉,高高兴兴双担,东坡老师两个都黑,高高兴兴双不担。简介里简洁地写着:刘柳,只看作品,cp好吃。被问及时理直气壮:“我都不粉——一碗水端平了啊。”并且也谨遵着自己一贯的原则:同人文可以产粮上千,个人向的绝对不写。在cp会场时,对着络绎不绝排满长队的刘梦得柳子厚个人向科普夸赞不屑一顾熟视无睹。然后眼神一转,迫不及待地跑向了刘柳cp本专场。顺便还要问一下被强拽来的弟弟“子由我们一起看吧?”

苏子由:“……打扰了。”


*

至于元白圈,是一个神奇的兴盛地方。

起始于一个叫杨廷秀的人读书时发了条感怀微博,贴了元微之和白乐天几首唱和诗,孰料在微博上一夜大火,引得一众人嗷嗷叫着入坑。

等闻讯而来的粉丝以为自己找到组织准备抱某个太太大腿时,他们突然发现。正主好像已经把cp圈的大半壁江山建的差不多了。

别的cp圈都是粉丝或者大手扯起cp大旗,只有元白,cp名是正主起的,cp入坑资料是正主整理好了发出来的(x氏长庆集),cp同人是正主每天演绎,演绎不够还要用华美文辞记录下来的。画手这厢想画个图,那厢正主的亲密照片又上热门了。

无奈之下众多cp粉建了个微博,只用来收集他们的日常。

某天其中一位负责人问另一位:“一天三十条微博是不是有点多了?”

别家cp都是要大手们去凿壁抠糖,她们已经被惯的躺在地上张开嘴,等下糖雨铺天盖地落进来就行了。

Fin.

后记:

关于李杜

韩愈老师关于李杜的诗文有:

《醉留东野》:昔年因读李杜诗,长恨二人不相从。

《感春四首》之二:近怜李杜无检束,烂漫长醉多文辞。

《荐士诗》:勃兴得李杜,万类困陵暴。

《石鼓歌》:张生手持石鼓文,劝我试作石鼓歌。少陵无人谪仙死,才薄将奈石鼓何。

《酬司门卢四兄云夫院长望秋作》:高揖群公谢名誉,远追甫白感至諴。

《城南联句》:蜀雄李杜拔,岳力雷车轰。

《送孟东野序》:唐之有天下,陈子昂、苏源明、元结、李白、杜甫、李观,皆以其所能鸣。

《调张籍》: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他的确是那个年代里应该算是第一个将李杜同推的文人。


关于刘柳:

苏轼老师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的师从和他所接受的思想注定了是不可能对永贞革新产生认同,也对梦得子厚的人品大加批判。与此同时,他对刘柳二人的文学成就相当推崇,直接沿袭了梦得的怨刺笔法,学两个人的地方也非常多。而且对两个人的个人评价真的是谁的也没比谁高贵,两个人黑的一碗水端平hhhh


关于元白

只说一件事。李杜是后人将他俩文学上地位等同的并称,刘柳的来源是对他们参与永贞革新的批判(二王刘柳的并称)

只有元白,是他俩,元微之和白乐天这两个人,自己提出来的。

白居易:“予顷与元微之唱和颇多……多云‘元白’。”


评论(33)
热度(869)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