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唐朝诗人关系简介【科普向】

发现我很多粉丝非历同粉,但我是一个兢兢业业只zqsg专注唐朝诗人的人,于是想着就给大家写一个科普,不是非常深入,但是也不简略。

可能还会附赠其他的一些资料链接以及我以前的一些关于这方面的杂谈。

站内转载随意,不过只接受站内转载,谢谢配合∧∧


这个【唐朝诗人关系简介科普向入门】是我今天的课前演讲,讲完后我补了一句“只要对唐朝诗人感兴趣的欢迎找我深入了解呀!”然后我们班人:“ppt!把ppt留下!”

笑死我了2333,ppt是我自己根据以前看过的各种乱七八糟各种各样的唐朝诗人关系图的基础上,根据自己这几年了解到一些知识进行了进一步的精确修正与补充,也放在lof一下吧!

因为以往看到过很多的唐朝诗人关系图……有一些诗人之间们的关系我个人不是很认同……于是干脆自己动手,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更细化了一些(。)

先给你们看我自己写恶俗的封面hhh()



那我们首先来看初唐。

黑色实线说明是当朝代的交往,蓝色虚线就有一点点跨时代的意味了。

【初唐】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这个应该都比较明显,以前看是说杨炯"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说来杨炯和宋之问曾经也是同僚。

文学上是有“沈宋”相称的,二人关系也不错。

杨炯与宋之问曾经一同分直习艺馆,掌管教习官人书算之类的工作。


【盛唐】送尔长江万里心,他年来访南山老。


盛唐有一个奇怪的粉丝链:张九龄张丞相以其人品才格气度以及高居相位获得了一大批诗人的倾慕喜爱,孟浩然就是其中一位,而大家都知道李白倾慕孟浩然“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而杜甫又非常喜爱太白。话又说回来,张九龄比较欣赏的王维应当算一位了,他曾经给摩诘留诗:“知己若相忆,南湖一片风。”

再说孟浩然,他与王昌龄的关系相当不错,有诗为证:数年同笔砚,兹夕间衾裯(《送王昌龄之岭南》)。而王昌龄也和李白是好朋友,和高适、岑参的关系也很好。岑参和杜甫算是因同僚结为的朋友,而摩诘和子美也是同僚,摩诘那首很著名的“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诗题是《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当时一同和诗的人除了他,就是子美和岑参了。

而摩诘关系最好的裴迪也和子美有交往,子美有诗《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

摩诘和裴迪不用多说了吧hhh,两人曾一同把辋川玩了个遍,摩诘还给他写了“不相见,不相见来久。日日泉水头,常忆同携手。携手本同心,复叹忽分襟。相忆今如此,相思深不深。”

李白和高适那里有一点点恶搞,不过基本上的确是……曾经关系非常好的两人,在李白有难时,最终高适还是没有施以援手。

把李白和杜甫特意分开了两个箭头来表示,以此说明两人不同的态度。我挑了几个我自己认为能形容他们关系的词。我非常非常不喜欢用“一头热”或是“单恋”这样的词来对他们二人的关系进行阐释,没有任何一种友谊是以一个人的单方面付出进行的,何况是这样伟大的相遇。我理解的是子美之于太白是一个他很欣赏的后辈,并且那时的子美也才结束自己的游行,也正是裘马清狂时,与太白气质有相类的地方,所以二人可以很快产生友谊,放荡齐赵间。而太白之于子美不需多言,倾慕的前辈对他产生的巨大影响,后半生与太白相似的经历更是促使着他踏着另一个人的生命足迹完成对太白的理解,成为他的知己。

我们可以看出,盛唐主要诗人们的关系还是比较集中的,唯一格格不入的应当也是王维和李白两个有很多次相识机会偏偏正史上无半点交集的人了。我比较接受大众的说法,不是一个路子,不是一种气质,虽然两位都是神仙,也不妨碍两位神仙不愿相识啊,也是很微妙的关系hhhh


 

【中唐】昔年意气结群英,几度朝回一字行


元白刘柳就不多提了,关注我还能不了解元白刘柳吗(。)

不过要提一下为什么要用“诗友”来形容他们的关系,大概是我觉得没有什么能比“诗”更浪漫的词汇来形容他们,他们开创元白诗派,元和和诗数量上的翘楚,笔下的诗篇足够浪漫……最重要的是啊,乐天说他们“始以诗交,终以诗诀”。

至于刘柳,这个“死友”来自我的高中课本书下注释“柳宗元,与刘禹锡并称‘刘柳’,二人合为一对死友”。真真是生死患难两知音。

说来唱和诗这个东西,风气应当始于元和,刘柳开了唱和先声,而元白是那个时代唱和最多的了。

刘禹锡和元稹的关系非常密切的,大约是两个人性格秉性和志节相似,两人经常写诗“互燃”,而白居易和刘禹锡则是晚年重逢,互相慰藉着度过后半生了。

至于韩愈老师和柳宗元,我在这里用了“文章诤友”这个词,古文运动由他俩始,而且两人虽然政见相左,天人关系的认识也存在出入,但他们的风骨与气节却都令人敬佩。给大家安利一篇文章:莫砺锋先生的《中唐诗坛上的韩潮柳江》

乐天和子厚是真的没有机会认识……正史上也没有两人相交的痕迹,乐天在长安的几年里,子厚基本都在谪区……后来也没有回来的机会了。

关于乐天和李义山那个hhhh,北宋人蔡居厚在他的《蔡宽夫诗话》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白乐天晚极喜李义山诗文,尝谓我死得为尔子足矣。义山生子,遂以白老字之。”

元稹写过《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并序》,其中他极力推崇杜甫,也的确导致了后来宋扬杜抑李的风气。不过韩愈老师永远是坚定的李杜拥趸哈哈哈哈哈

关于韩愈老师和孟郊,他们是情谊很深厚的忘年交啦,分享一个不记得在哪看来的故事:“韩愈年少时,梦人与丹篆一卷,强吞之,傍有一人拊掌而笑。觉厚胸中如物咽,自是文章日丽。后见孟郊,乃梦中傍笑者。”



【晚唐】别后东篱数枝菊,不知闲醉与谁同


晚唐就相对比较散了……

微之和乐天曾经打压过张祜,而杜牧就相当于给他抱不平吧,虽然他本身也不是很喜欢元白二人233 。牧之曾经写“谁人得似张公子”,就是夸张祜的。

皮日休和陆龟蒙二人……真的是唐朝唱和最多的人了,甚至数量超过元白,还编成了《松陵集》,两个人整天过着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的隐逸生活……

至于小李杜……义山是比较敬重牧之的,因为牧之比他年长一轮,算是前辈,他也写给了牧之两首夸他的诗,可惜不巧,两首都写砸了……以前看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帖子:戏说李商隐和杜牧的关系


今天要不是复习我的古代文学,我打开目录,发现


就很快乐。我和我的大学同学们讲,我说你学唐诗,肯定绕不开唐朝诗人,更避不开他们之间的关系。

中学时我们学诗词歌赋,他们都只是停留在书页上,好像所有的诗人都长一个样,只要知道他们是唐朝,定义下是一群唐朝诗人,共性凸显出来了,但个体的鲜活和他们之间的交际被完全忽视。

分享今天抄的《唐诗的读法》中喜欢的一段:

你若真进到古人堆儿里去看看,你就会发现他们每个人之间的差别很大:每个人的禀赋、经历、信仰、偏好、兴奋点都不一样。他们之间有辩驳,有争吵,有对立,有互相瞧不上,当然也有和解,有倾慕,因为他们都是秉道持行之人。只有看到这一点时,古人才是活人。

一旦了解了一个时代诗人们之间的看不惯、较劲、矛盾、过节儿、冷眼、反目、蔑视、争吵,这个时代就不再是死一般的铁板一块,就不再是诗选目录里人名的安静排列,这个时代就活转过来,我们也就得以进入古人的当代。

 

他们有自己的好恶,有自己的朋友圈,那些如绚丽墨水渲开在诗里的友谊,是唐朝独有的浪漫与端庄。


把当时《青衫薄》的歌词又抄了一遍,分享词作曾经说过的这段话。

其实有的时候也会遗憾,譬如李白和王维真的纵使相逢不愿识吗,或者还有别的什么意难平……但是,也许李白和王维一直相看两厌,也许子厚和乐天真的没有相识的机会,也许李义山再怎么追逐杜牧之也不得——但那都没关系,他们依然有他们自己的江湖,热热闹闹,精彩纷呈。


这是我ppt的最后一页,背景是鹤鹤的元白,不论如何,江山契阔诗情在,他们的人生,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交情都会让人动容,都会让人感慨,让人神往。

我喜欢他们四年了,从最开始的一个人到一个群体,最后扩大到一个时代,再去琢磨他们之间的关系……我说不出别的,只能说真的是很快乐。

我安利了我们班的同学,讲完后他们都说“哈哈哈夸爆濯溪老师”“小火汁不错哟”,也希望能对看到这篇的你们产生一些帮助。

如有错误,敬请批评指正!

原来发过的唐朝诗人相关:

你是从唐诗三百篇中褰裳涉水而来:    

Fin.

后记:也欢迎找我聊他们呀,如果想深入了解的话。

尤其是刘柳,想了解刘柳请不要大意地找我呜呜呜!!

说来中文系的是真的好卖安利……我感觉我们班人天天吃我安利,不过很……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是他们更吃刘柳,对元白没那么热衷,但是真的很喜欢刘柳,可能是受我的影响hhh

我们班有那么几个同学,平常我发说说不点赞,我一发刘柳,赞得比谁都快23333

评论(38)
热度(2160)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