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唐朝诗人】满庭芳


简陋封面,背景来自 @鹤留行 


过了腊八就是年,万事应“粥”全。

腊八快乐!

昨天考完了试今天做完了班委述职,这个学期终于完美落幕啦。

于是把唐朝诗人们一起拉出来,大家一起热热闹闹过个(提前的)年❤️

主cp惯例那几个,李杜/刘柳/元白

其余cp……想看就能看出来(x

时间线是当代!

-“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苏轼《满庭芳》


1.

杜子美拿出一张福字,仔仔细细地贴在门板上,手指按压着边缘确保不会起皱,贴完后他往后退一步,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成果,满意地转身。

然后一转身就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还有响起的熟悉嗓音:“贴倒了。”

杜子美抬头便对上了李太白的一双笑眼,他道:“这样才能福‘到’呀。”

李太白又是一笑,伸出手低头戳了一下子美的脸,软软的,像是他们早上一起吃的那碟香滑柔嫩的糕点。“知道,就是逗一下你。”

怀中人脸上唰地一下漫上红色,杜子美忙不迭起身,顺手拿起旁边的对联,放到李太白的手里,“你帮我把那边贴了。”

李太白接过,依言和杜子美一起贴好,两人并排站向前看。此时日落西山,晚霞温柔地笼罩住他们,杜子美呼出一口气,弯起眼:“又是一年了。”

总把新桃换旧符。

李太白揽过他的肩,轻轻答了一句,又是和你一起过的一年了。说完后他带着杜子美进了屋,想着今晚估计会热闹得不行,饭菜要好好准备。

“今晚子美要与我共醉啊——”他拖长了音,向杜子美念叨着。后者笑着应允他,好啊,不醉不归。

2.

正说着迎面走来了王摩诘,看见两人他笑了笑,打了个招呼。杜子美好奇看他手中拿着的一小包,不知是何物。

王摩诘解释:“去年存的一些桂花,想着今天能不能做些吃食。”他这般说着,倒引得李杜二人想起了旧年桂花的馥郁香气,心里多了好几分期待。

正在这时摩诘的手机响了起来,古琴的悠远声音回荡了好几下,他接起,不用免提声音便清晰地从另一方传来:“摩诘你看到孟浩然那家伙跑哪儿去了吗?”

王摩诘道今天上午见了一回然后就没看见了,那边又絮絮说了什么,他应答两句就结束了电话。然后想到了什么,没忍住笑。

“是少伯吗?”李太白和杜子美异口同声,那大嗓门他们一听就辨认出来。

“是。”王摩诘答,“浩然兄此刻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平常又不喜欢带手机,少伯怕他又去哪乱吃了东西向上回一样闹肚子。”

三个人明显都想起了这件往事,相互对视一眼,颇有些忍俊不禁。又听得房檐上传来了几声响动,抬头一看,岑参正和高仲武在屋顶划拳对酒,李太白见状遥遥喊了一声:“给我留点,别回头不够我喝的了!”

上面静了一下,紧接着传来笑骂:“就你喝的最多,子美晚上记得管着他别让他喝!”


注:少伯,是王昌龄的字,他和孟浩然是知己般的关系。

孟浩然怎么死的大家应该都知道……(哭笑不得)见到王昌龄“浪情宴谑,食鲜疾动”。

岑参我没找到他的字,而高适既字达夫也字仲武,什么资源不合理分配(???)


3.

白乐天和元微之正穿梭在商场里购置剩下的一些年货,前几日他们已经把大部分都买好了,今天又找借口出来一起约会。

只是虽说今日不用多买,走走逛逛还是两人手里提了一大堆。元微之抱了满怀,在回去的路上突然对白乐天抱怨道:“早知道还是少买一些……都没法和你拉手了。”

白乐天眨了眨眼,没出声,他突然停住,把右手提的几个小一点的包裹揉了揉,塞进左手的一个大包装袋内,空出来的那只手,轻轻巧巧地挽住了元微之的手臂。两人距离一下子拉近,白乐天说:“这下就行了。”

嗓音里似乎还隐隐带着些笑,似乎因过年都沾了些飞扬的喜庆。

年关将至,街上依旧张灯结彩,欢声笑语不断。元微之和白乐天就这么融入熙攘人群里,天还没有黑透,却已经有人放出了第一朵烟花。

两人仰头看飞上天空的一束束,盛开在隐隐加深的天色里。这么一朵一炸,好像把过年的气氛一下子释放了出来,星星点点落下的火花恍若繁星,又像一瞬滑过的流星,让人忍不住许下新年的愿望。

元微之转头看白乐天,内心却奇异地在喧哗的氛围里沉静下来,过去一年过了竟就这么过了,走马观花回想一番,没有了别的心情波动,却只是单纯地高兴着,乐天一如既往地陪在身边。

新的一年,身边人依旧在,并在这一年里,长长久久地陪伴下去。

4.

回来的路上恰巧碰见了柳子厚和刘梦得。他俩正在橱窗面前讨论着什么,说得相当高兴,走近了甚至能看到柳子厚眼里闪烁的光。

元微之和白乐天走上前去,微之手肘捅了一下刘梦得背后,引来二人注意。

乐天伸头看了眼,问道“在看什么?”

两人侧身让开,白乐天看清那里陈列了一些书法用具,放置在正中的一套完整的笔墨纸砚,饶是元白二人只扫了一眼,也不得不称赞是上品。

梦得笑:“和子厚看到这个,他完全都走不动路了。”说完便拉过柳子厚,“进去看看吧。”

元微之和白乐天还在门口等着他俩,两人再次走出来时,那套已经被精心包装好,被柳子厚提着。

刘梦得笑说:“就当给子厚的过年礼物了。”

还没说完,白乐天就打趣道:“你俩这些东西哪些不是共用的?”

元微之也接道:“子厚回头用梦得送的多写点给梦得就算回赠了。”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揶揄突然脸红的两人。还没继续,霎时天边又炸开烟花朵朵,街上人们纷纷互相道贺。

于是四人也在闪烁的灯光里,不约而同都笑出来,一起道出了那句:

“过年好啊。”

5.

等晚上都差不多到了,一群人热热闹闹聚了一堂。白乐天和元微之捧出今天和之前买的年货,李太白溜到白乐天面前,后者愣了一下,继而笑道:“太白前辈别急,今晚的酒足够,我带来了许多呢。”得到答复他满意地点点头,又溜回去找不知道在哪的杜子美了。

李义山好不容易把大红灯笼挂在了屋檐上,红彤彤地发着幽光。他颇为满意地看了一圈,后面却冷不丁传来一声“挂得一点都不好看。”吓得他差点从梯子上栽下来。

刚刚说他的那人嘴上还小声道“毛手毛脚一点都不小心”,却是快步走来,稳稳地扶住了梯子。

李义山低头,对上杜牧之亮如明星的眸子,说出的是嫌弃的话,眼里的笑意却也很明显。

屋外似乎有雪细细无声地落了下来,和着梅花的缕缕香气,像是也在遥祝新年。

屋内行酒令早早地开始暖场,进行到韩退之和孟东野的时候整个场内气氛为之一变,大家纷纷停下酒盏,看着对诗的两人你来我往,无人能插入其间。

最后是柳子厚实在看不下去,他察觉到梦得一句诗将说未说欲说还休,生生中止了韩孟二人继续对诗。

伴着酒令的进行,温飞卿兴致上来,敲着杯壁叮叮作响打出节奏,随口便哼出一段歌谣,韦端己闭着眼,也依着调轻轻附和。

席间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张子寿起身,手执一杯酒,向着在座的诸位祝好。突然有人推门而入,披了一身风雪。他脱下帽子,道了句不好意思:“路上雪太大,来迟了。”

座中有几人忙招呼他:“文房快来!就差你了。”

于是等全都落了座,酒杯又一次被举起。碰杯的碰杯,没碰上的也相互示意,新诗丽句如泉汩汩流出,全都融进杯底,一饮而尽了。

再满上一杯,劝君今昔不须眠,大家沉醉对芳筵。

最后的时候,上了饺子,杜子美宣布,在所有的里面只有一枚藏了铜钱。于是众人低头开吃,想知道会是谁拥有那份好运。

李长吉心不在焉地咀嚼着口中的饺子,且过一年是一年,他从来没有什么别的期望。直到嘎嘣一声——

他咳嗽一下,吐出口中异物,周围人看到惊呼“是长吉!”“快来看这个幸运儿。”然后挨个送上祝贺。

杜子美离老远冲他笑:“今年的长吉一定会好运连连的啊,身体健康,万事胜意。”

李长吉敬了一杯,声音柔软下来:“那也分一些福气给大家,愿新年,胜旧年。”

祝所有的人,难忘今宵,亦祝所有人万事胜意,比如意还好。

Fin.

后记:张子寿,就是九龄丞相,子寿是他的字。

文房是刘长卿的字,写那个情节是因为他写过“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刘柳那段是因为我想起梦得给子厚些“常时同砚席”,对于文人的浪漫大抵就是两个人共笔砚吧!!我哭泣

因为除夕那天要发李杜24h,就把这篇提前啦!大家都过一个好年,2019,长长久久。

最后李贺其实很神奇,我写这篇时完全没有想到怎么结尾,走向完全不受我控制,我感觉就迷迷糊糊地下笔,等我反应过来时,长吉已经吃出了那枚祝福的铜钱。

那么也是一种注定吧,如果有平行时空,他一定要在那里快乐而健康啊。

❤️




评论(18)
热度(238)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