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扯刘柳的虐点(三天三夜说不完啊)


我觉得刘柳这一对,真的非常苦。
和我萌的别的cp很难得的不同的一点,就是他们是意趣相投志同道合的,虽然子厚和梦得的性格大相径庭,但不妨碍他们在某些思想上的一致。
以及命运的相似相关相连相系。同年中举,同朝为官,一同参与永贞革新又一同遭贬,同悲同喜。
但是就这么难得的二人,却要一生都分隔异地不得相见只能书信往来。
子厚寄信给梦得“连璧本难双,分符刺小邦。”将两人比作并连的美玉,这是在给别人的诗里看不到的。
也一直觉得他们的情感很内敛深沉,来往信件里也不会提及自己太多,不像乐天微之那么多互诉思念的诗文,也没有写过很多深情的诗,但是往往在危难处,比如以柳易播,才更显出他们的深情。每每看这个故事都很难过。
我倒觉得是彼此将对方放在心里,梦得一直都觉得子厚知晓,他们心意相通无需多言。
但是一切在子厚去世之后……梦得的反应每次看都不忍心。子厚的死对他来说是难以接受特别突兀的一个打击。知己猝然离世……而自己和他不日前才通过信……还以为他们会继续过着平平淡淡书信往来的日子……那些从前未说出过的话也就错过再也没法说出再也没法听到了。
“意君所死,乃形质耳;魂气何托?听余哀词。”
以柳易播之后他们的分别,子厚说,“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临舍翁。”梦得回,“黄发相看万事休。”
然而这些当年的心愿,都化为了泡影。
最让人难过的是,子厚去了,独留了梦得一人世间行过二十四年,而他的好日子却也来了。他的前半生和子厚一起颠沛流离,后半生显贵了陪他吃苦的那人却不在了。想想就心痛,子厚和梦得,竟然只能共苦而不得同甘。
现在想来,我真庆幸他们是青年时期,人生的前端就相遇,也算不迟,好歹还有那么一段在京城时二人追欢携手的日子。我觉得对于二人来说大概这个时期是他们生命里最难得的时光,“昔者与君,交臂相得。一言一笑,未始有极。驰声日下,骛名天衢。射策差池,高科齐驱。携手书殿,分曹蓝曲。心志谐同,追欢相续。或秋月衔觞,或春日驰毂……”那是多明丽的一段日子啊!后来梦得提笔回忆这段往昔,把当年的记忆都揉碎进子厚的祭文里,情感纷沓而来,前尘后世,一往而深。
刘柳写糖都是我强行不补刀啊……这个cp从头到尾都是刀,永贞革新二王八司马是刀,桃花诗以柳易播是刀,衡阳送别是刀,子厚离世是刀,梦得刚接到子厚讣告八月后五年后都是刀,刀刀浸血啊。
Fin.
打字打不下去了,让我先哭会儿。
顺便忽然想到,乐天也教人难过,微之先去了,晚年最大的安慰好歹有刘白二人相互扶持,梦得又先走了,最后只剩下乐天一个人留在尘世里。

评论(5)
热度(108)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