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元白】偶然

*“此处逢君是偶然。”

*高中生元x大学生白

*又来了 我最擅长的通篇胡扯和一个有点皮的微之

*李公垂=李绅 他可能是主角吧


1.

李公垂站在元和大学的食堂门口,百无聊赖地玩手机,本来他和元微之说好一起来这里食堂尝尝鲜,还没踏进去时元微之就说自己要去厕所,让他现在门口等一下。

然而这一等就是二十分钟,在他甚至怀疑元微之在厕所里来了局斗地主时,手机嗡嗡震动,聊天界面上刷新出元微之的信息:公垂,我们不去吃食堂了,带你吃香喝辣去!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对面元微之的声音,抬头一看,元微之笑得春风得意,旁边站着另一个男生,面生,然而容貌令人眼前一亮,脸上温和笑容更是让人心生好感,在李公垂看过来时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李公垂忙不迭回应,走过去锤了下元微之的肩:“你怎么这么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乱跑到校园里寻宝了。”

元微之拨开他的手,随口答:“差不多也能这么说吧。”紧接着揽过旁边的男生对着李公垂道,“介绍一下,白乐天学长,元和大学大三在读。学长,这就是我之前给你说的,和我一起来参观的同学,李公垂。”

白乐天冲他点点头,笑容明亮,“微之和你刚来不了解,我们学校食堂伙食欠佳,不如我带你们去门口的美食街还能饱餐一顿。”然后就往前走,带动了半倚在他身上的元微之,浑然不觉似的继续道,“你们初来乍到,就当学长请你们了。”

李公垂嗯嗯应着,目光追随着走在前面的两人,心里诧异,微之怎么一副和白学长很熟的样子,但他之前从未听说过,即使是在这次行程中,也没有听微之提过半分。

到美食街找了家饭馆,果然领略了大学周边的美味,学长讲话也自然风趣,饭吃得尽兴,唯一让李公垂觉得异样的是每当白学长说完一句话,元微之自然而然接下去时,他发现自己很难再添一句话进去了。

吃得差不多时白乐天去了洗手间,李公垂忍不住问元微之:“你认识学长?”

元微之剥了只虾,夹进了白乐天的碗里,听见李公垂发问抬起头,思索了一会儿,他漫不经心道,“偶然碰上的。”

李公垂一言难尽地看着白乐天碗里的虾,这一会儿功夫又多了几只,从嘴里挤出一句“你觉得我会信?”

元微之突然笑起来,“真的是偶然碰上,乐天原本是我们这次来交流元和大学那边接应的学长。”

他俩都是高三学生,学校在年级里选了十来个各方面都比较突出的学生组织去元和大学这样的名校交流学习,为期三天。

李公垂恍然大悟:“噢,我的确听说原本带我们的那个学长被安排了别的任务所以换人了。原来是学长,所以白学长现在是把别的任务推了?”

“也许吧。”元微之又道,“也是巧了,当时我向他问路,他问我是不是我们中学的。”

李公垂想起什么,肯定道,“是了,刚才学长说他和我们说一个高中的,真的是直系学长了。”

李公垂这边想得理所当然,美滋滋又多吃了一口饭,没有注意到对面元微之肩抖得厉害。

元微之正拼命忍笑,恰巧此时白乐天回来了,元微之递来一张纸,顺手替他擦干净手上最后一点水渍。白乐天坐下来,对他笑了一下,掩藏在桌子下面的手悄悄握在了一处。

2.

为期三天的学习交流很快结束,回到自己的学校又迈入了正常的生活轨道。李公垂这天正刷着学校论坛,后桌突然戳他一下。

“公垂,你是和微之一起去的元和大学吧,你知道他对象的事吗?”

李公垂随口答,“什么对象……没有啊……等等???”他转过头,难以置信问道,“元和大学?对象?什么时候?”

后桌被他吓一跳,“我听来的啊,他们都说元微之去元和大学三天里谈了个对象。而且现在还没分。”

李公垂脑子飞快转动,心想自己那三天没怎么和元微之分开过,什么时候见他去找什么对象……那几天和他们呆在一起的……白乐天学长??

李公垂回到了宿舍,逮住元微之,问:“你是不是和白乐天学长交往了?”

元微之抬眼看他,放下手机,屏幕在眼前晃了一圈,李公垂眼尖地看到联系人一栏的备注说乐天,后面跟着一个令人牙酸的爱心。

看样子毋庸置疑了。李公垂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壮士扼腕般悲壮道:“我和你们形影不离三天,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元微之瞅瞅他,也一般语气地感叹道,“是了,你这么大个电灯泡在我和乐天间发光,我们都没有嫌弃你,你感动了吗。”

“等等……!”李公垂震惊,“所以你真的和白学长是一见钟情!”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元微之笑得意味深长,“长得帅的容易吸引长得帅的,聪明人易对聪明人惺惺相惜,我们优秀的人就很容易同类相吸。”

“你要知道,爱情里的惊鸿一瞥其实是一个很偶然的因素,只能用缘分来形容……”元微之的语气里陡然多了几分不符合年少的沧桑,他转过来对李公垂深沉而细致的描绘了他第一次见到白乐天以及那几天的心理活动,讲到最后成功让李公垂陷入了对爱情的思考以及缘分的敬仰中。

听完后李公垂就呆不住了,听完了这样可歌可泣感天动地的一段情他自觉给元微之留下继续远程恋爱的时间,以及自以为揣着独家爆料准备去八卦了。

元微之笑倒在床上,摸出手机给白乐天发消息:乐天,我觉得我又可以写一个爱情故事了呢。

白乐天在那边问:这回又从哪得了灵感?

元微之答非所问:爱情的偶然还是很奇妙的。

3.

元微之因三天交了个大学对象而且感情稳定的光辉事例在年级里广为流传,不过也就风光一时,过了一两个月也就渐渐不再提。

李公垂本来也对此事慢慢平静了下来,直到某一天,他在办公室门口,见到了白乐天。

“学长!”他惊讶地打了个招呼,白乐天转头,笑道,“这几天正好有空,专程来看老师,顺便给你们高三生做个讲座……”

“好巧啊——”话音未落,楼梯口传来一声,两人闻声看去,白乐天嘴角笑意又深了些。

元微之大步走来,接上一句“我以为你是专程来看男朋友的。”

李公垂揶揄他,“得了吧,还好巧,你肯定第一个得知学长要来的消息了。”

元微之也没否认,和白乐天交换了一个眼神,登时让李公垂又产生了一种“我好像又该消失了”的感觉。

正准备走,他忽然转身,忍了几个月没忍住,问白乐天:“学长,你真的和元微之是一见钟情吗?”

白乐天愣了一下,“什么?”看了一眼元微之,忽地明白了,扑哧一声笑出来:“原来微之是这么给你们说的吗?”

李公垂:“难道不是吗?”再看一眼元微之,那家伙已经伏在了白乐天肩上直不起腰。

白乐天无奈:“你们高一的时候我来学校做过一次讲座,微之那时候要走了我的微信,后来……后来我们就发展出了网恋,嗯,本来元和大学那回有课题不能带你们,后来微之给我说他要来,我就推了课题。”

元微之自然接道,“当时看见你很惊喜了,本来以为你不会来了。”

白乐天眼神温柔:“我男朋友来参观,我怎么也得腾出时间陪他啊。”

两人的温情脉脉还没再延续一会儿,李公垂叫了起来:“所以?元微之??之前你说的都是胡扯的??什么一见钟情,都是假的!”

说罢还觉得不够,又发泄一句:“表面一见钟情,实际暗通曲款!”

元微之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有一点不是假的,一见钟情是真的。”他侧头看白乐天,“我好像还没给你讲过,三年前你来学校演讲,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问你要微信号,就是为了方便追你。”

他款款继续:“再退一步,我去元和大学交流,也是有碰到乐天的机会。就算三天里没有机会,我早晚会考上元和大学,早晚能和乐天碰见,只不过早晚问题。”

李公垂不知道是该为他笃定能直接上元和大学还是一定能遇见白乐天而震惊,只能眼睁睁看他牵过了白乐天的手,对他继续说道,“几个月前是我对你胡扯,此刻我认真说一句,其实没有那么多偶然,至少我和乐天就是,我确定能和他遇见,和他交往,这从来都不是什么巧合……”

半晌元微之很轻地笑了一下,晃了晃交握的双手“这都是必然,都是命中注定。”

Fin.

后记:“不曾红线胡乱牵,不曾姻缘谁错点。只因月老耳软,但凡眉眼动情都成全。”——《有情痴》

本文的梗其实有现实原型,我听室长说我们年级有个女生去复旦交流时2天找到了男朋友……我反正很震惊 室长觉得 网恋可能性比较大(。


评论(28)
热度(176)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