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元白】满墙尘土两篇诗

其实我一直觉得元白最浪漫的几句: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榴花不见见君诗”
“君写我诗盈寺壁,我题君句满屏风。”
“唯有多情元侍御,绣衣不惜拂尘看。”
《阆州开元寺壁题乐天诗》
然后我要给大家说终极浪漫的——!
“满墙尘土两篇诗。”
最后一句我想一回就感动一回,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啊……人会尘归尘,土归土,很多情感和事件也会湮没在历史巨轮下,但是曾经在那么一面布满灰尘的墙上,曾经并排着题过两位诗人先后留下的诗作。
不知道如若历史上有人得见,会不会觉得是另一种形式的圆满。
以前在空间上写元白情诗时,有个同学在底下评论:“循墙绕柱觅君诗”一直很喜欢,觉得很有画面感。
一个诗人执着的去绕过一面面墙来寻找熟悉的笔迹,我还是忍不住无数次地想,在古代那种音讯难通,一次分别就可能是再也不见的环境,哪怕看到他题在某个地方的诗,都觉得是莫大的慰藉。
乐天每经过一个驿站必然是经过了一番奔波,可是他还是那么急切地顾不上休息去寻找微之的诗,看到熟悉的字迹一定能够抚慰那颗风尘仆仆的心。
后来也会有人去特意寻觅墙上的诗,但那多半是抱有一种敬佩,景仰的心思去追寻。想元白这种大概历史上很少见了,无关诗的内容,无关诗的好坏,只在意是你留下过的痕迹。
还有那种想你了就拼命题写你的诗,是怎样的心情去写下对方的诗啊,字里行间写的都是刻骨的思念。诗人们或许没有天工画笔绘出对方肖像来解相思,于是写满一整面屏风。真是诗人的浪漫啊。
还有读对方的诗读到一整夜都不睡“把君诗卷灯前读,诗尽灯残天未明”,半夜睡不着就跑楼顶背对方的诗“昨夜江楼上,吟君数十篇。”他们俩是不是对方的诗记得都比自己牢啊()
日本学者有言:“白居易把传诵和保存最大限度的诗歌,始终作为自己的一种执着信念。”微之亦然。也要感谢他们的这样(我个人觉得已经比较先进)的意识,使得我们相比其他诗人少了一些遗憾,也有幸得知元白之间的情谊。
满墙尘土上的两篇诗,虽然无缘见到了,但每次读到时,仿佛也能感觉到某种温度,在我的心里鲜活明丽。

评论(21)
热度(340)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