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

粗制滥造的文案:

长明灯是前朝焰,曾照青青年少时。

只是一点私心,想写一写如果场景是现代,他们的青春年少时该是何种模样。

也是对我的高中三年的一个温柔怀念。

有私设 还是会在校园AU里以合适方式展现他们历史上的梗。

题目来自乐天的诗。

所有连载都打和标题一样的tag 新创一个

工作日日更,六点发文,双休日不更,可能偶然掉落短篇同人。

希望你能阅读愉快w

第一章因为要介绍几个主角人物出场,所以视角不大固定。



chapter 1 初见

八月的尾巴,暑热未褪,抬眼望天只看得见日光。

寂静了一个暑假的校园此时陡然多了许多生气,就连随风摇曳的树枝都能多出几分欢迎之意。元和附中正是新生报道的时候,虽说高二高三还未返校,可高一各位急忙忙为自家孩子四处咨询打点的家长们已经把气氛渲染得热火朝天,更不用说对校园抱有着旺盛好奇心的新生了。

不过那都没有感染到柳子厚——准确来讲,他现在的心情是发愁多过雀跃。

他来的早,此刻自己宿舍里还没有别人,父母把床单被罩给提溜上来后接了个电话说要赶一个会,就挥挥手潇然走人,把剩下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留下来让他自己收拾了。

于是当下,柳子厚注视着地上堆的大包小包,面对铺了一半的床,深沉地叹了口气。

好在他向来自律,也足够有耐心。先去把床铺好,再一点一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用了个把小时也大功告成了。元和附中的宿舍是四人间,上床下桌,他对着桌子上有条不紊的摆放满意地发出一个音节。

背后传来的一阵笑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收拾完了?”

柳子厚转头,有个男生坐在对面桌子上,微微低了头,正含笑看着他,手里拿着半个苹果,在等待他回答的间隙又飞速咬了一口。

看样子是自己未来三年的室友了。面前的男生五官周正,可每个人第一眼看到他,外貌绝不是最亮眼的地方,而是他身上一股时刻充盈着的精神气,很是蓬勃——一定是经常笑着的。

于是柳子厚也露出笑意:“你好,柳子厚。”

听到名字后男生的眼睛明显更亮了些,他高兴应答:“我叫刘梦得,我妈说她梦见我后我就出生了,所以给我取这个名字,梦中所得。”

刘梦得明显有些自来熟,他又继续说:“来的时候看见你在收拾东西,就没打扰你。现在正式认识了,未来三年,多多指教。”

柳子厚颔首:“请多指教。”

刘梦得探头往他的桌子上飞快地瞟了一眼:“咦,你还带了笔墨纸砚?”

“一点兴趣,不能荒废了。”柳子厚走过去,轻抚了一下砚台。他又好奇起刘梦得:“你收拾得挺快的。”

后者的桌子上干净得很,只有书柜上书还算多些。刘梦得挥挥手,浑不在意道:“我东西不多。”说着他走向了卫生间,想起什么后又折回来,“你有抹布吗?我们把寝室打扫一下吧。”

柳子厚从抽屉里取了抹布,跟过去,不经意间看见了挂在刘梦得衣柜上的……吉他?环视了宿舍里还空着的两张床,他忽然有点想知道自己这两位迟来的室友,又会是怎样的人呢?

等两人把宿舍里外清理了一遍后,另外两位室友仍旧缺席。不过隔壁宿舍陆陆续续来了些人。天色将晚,两人决定先去吃饭。

下了楼后,本来还说得高兴的柳子厚脚步一顿,他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懊恼的表情。

刘梦得注意到,问他怎么了。

“可能要稍微麻烦你一下了,”柳子厚指了一下角落里一个大箱子,“我还有十五盆盆栽……请你帮个忙把它们一起搬上去?”

等两人把所有盆栽搬上楼并摆好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另外两张床还是空空荡荡。他们再次下楼,想起柳子厚那一架的盆盆罐罐,忍不住问他:“所以你带这么多……”

柳子厚闻言有点不好意思:“很奇怪吗?我这已经是从我所有盆栽里千挑万选最喜欢的几盆了……我从小就喜欢侍弄花草什么的。”提到感兴趣的方面他才算打开了话匣子,又说起他在老家那边种下的几百株黄柑树和一江沿岸的柳树。两人聊得投机,并没有注意有个人和他们擦肩而过,径直上了五楼,打开宿舍们时挑了下眉,“还能带这么多植物来养?”

°°°

白乐天在校园里溜达,他来得晚,他妈急着让他自己先去折腾饭卡购买生活用品报道等事,说宿舍就她来整饬了,还在上小学的弟弟也自告奋勇要帮忙,两人合力把白乐天撵出了宿舍。

白乐天无奈,置办了各种琐事后又有闲心逛起了校园。大脑一放空下来,就忍不住胡思乱想。他想起刚到校门口时,因为来得晚,门口聚集的人已经不多了。彼时他正和自家母亲随口瞎聊,再哄一哄小弟,漫不经心往对门一瞥,倏忽顿住。

那边站着一个男生,看样子也是新生。那人身形高挑,手上拎了几个大包也不减周身潇洒自如之感,大抵真的可以称上皮相俊美,远望过去更是惊鸿一瞥的直击。或许是注意到白乐天注视的目光,那人也遥遥望了过来,好像弯了弯嘴角,笑起来时眼角眉梢泄出一点风流气。

“乐天?乐天?”白母的呼唤打断了他的思绪。白乐天回神,心不在焉地应付了几句,再向那边看去时,忽然发现对面的人朝自己眨了眨眼。

白乐天呼吸一窒,刚、刚才那个是个wink吗???

一个抛过来的wink砸得他心绪不宁情思乱飞,到现在还念念不忘。现在他站在学校超市的货架前,心里止不住想,要是能分到一个班……实在不行同一层楼也很好……他这般乱想着,从货架上拿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要去付款时才发现是草莓味的酸奶。

算了,草莓味就草莓味,反正今天……有点甜。

学校超市里正放着歌,不知道是每天都有还是专门为庆祝新生入学。收银员小姐姐跟着轻轻哼,白乐天心情也收到了些许感染。

“为你辗转反侧,为你放弃世界有何不可……”音响里传出的歌声俏皮灵动,好像昭示夏天的好心情与某些溶在夏日里的微小情愫。白乐天轻轻吐出一口气,微不可闻地哼出下一句:

“……夏末秋凉里带一点温热,有换季的颜色。”

°°°

办公室里,空调正积极运行着,大肆散发冷气。孟东野稍稍咳了一下,原本还在聚精会神盯着手上报告的韩退之熟练地从抽屉里掏出遥控器,上调了几度。边调口中还絮絮叨叨诸如“说了多少回一定要注意身体”“空调千万别多吹”“不能贪凉冷了就赶紧调高温度”。孟东野连连败退,只好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保证以后一定会注意。

韩退之满意了,一秒切成继续面无表情看文件的冷酷脸。也不知道为什么享受着占地广阔设施齐全的处长办公室却老喜欢窝在孟东野的小地方里。

历史老师没有独立的办公室,和数学老师的大办公室挤一起,几个大书柜相隔开。孟东野对面坐了另外一个历史老师,正巧今天请假,韩退之拿了几个文件就堂而皇之地占领了对面的座位。

韩退之翻了翻手上的文件,状似无意感慨:“今年咱俩又搭班……一起教八班九班……八班还是吕老师带的那个班呢。”

孟东野笑着应他:“行,属咱俩有缘。”看了眼时间又催促他,“你快去给班主任开会,堂堂处长整天窝在我这算什么样子。”

韩退之立即起身,将散落在桌子上的文件都收好:“好的我现在就去开会。”装作没听见后一句,挥挥手离开了,徒留孟东野对着他的背影好笑叹气。

目送了韩退之一程,孟东野又转回来继续看书,过半晌打开电脑,桌面是很久前某个夏天,香樟树下,还在上大学的他与韩退之投在地上的剪影。不知道什么时候韩退之给他换了的。

“轻松的夏天又要过去了……”孟东野伸了个懒腰,舒了舒筋骨,韩退之刚才给他留了两个班的名单,他随手拿起一张翻看,眼里有些怀念,“突然有点想从前的事,又是新的一年了。”喃喃自语飘散化开在风里。

“……还真是期待啊。”

°°°

柳子厚至今没明白,原本是他和刘梦得到教室后随便找了个位坐下,过会儿他后座也坐下了一个帅哥,本都是陌生的,结果不知道怎么就发展成了……三人茶话会?

准确来说,应该只有刘梦得和那位……柳子厚得知了他叫元微之,聊得热火朝天。

“我在校门口看上了一个小哥哥。”元微之又另起了话头,一手撑着下巴深沉道。

“噢?你看见一个小哥哥,然后呢?”刘梦得好奇问。

元微之纠正他:“是看上,不是看见。”停顿片刻,一幅陷入回忆的样子。

他倒从来没想过来到高中的第一天——甚至还算不上开学便能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同学产生好感。

那究竟是什么催动着他在那位同学视线投来时,他心里满是礼尚往来的想法,朝他眨了眨眼。理智甚至告诉他,就应该这么理所当然。

元微之感慨道:“真的,但时看见他我只有一种冲动……”

“什么冲动?”

“是时候在高中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了。”

柳子厚和刘梦得:“………………”

“打扰一下,这边还有人吗?”

少年清越的嗓音瞬间打断了三人聊天,元微之身旁还空着一个座位。他淡笑着摆手,抬头看过去时,再一次和白乐天对上了眼。

还未说出口的“没有”打了个转,变成了隐隐带着惊喜的一句“是你?”

“我叫白乐天。那我就坐这里了。”白乐天放下书包,坐下时转过身,朝元微之抛了一个wink。

前座的柳子厚与刘梦得:“………………………?”

刘梦得:“子厚,我看班主任要发材料了,我们转回去吧。”

柳子厚点点头,把后背留给元微之,止住了声。

台上的班主任已经开始了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吕化光,不出意外未来三年我们都要……”

傍晚的太阳收敛了张牙舞爪的刺眼,温柔得照进了窗。元微之的心思没有分给老师半点,脑子里全是新鲜出炉的同桌朝自己眨眼时,眼里露出的一点笑意与流光。

窗户是半开的,吹进来的风晃动着不知道哪个女生带来的风铃装饰,一阵脆响,叮叮当当,应和着两个人掩藏的心事。

“好了我们再来重点说一下接下来一个星期的军训……”白乐天看着两个前桌在认真做着笔记,他的笔记本第一页潦草记了几个事项,右下角隐隐约约透着刚才匆忙写下的名字。

元微之。真的是很好听呀。

台上的班主任停止了发言,打算以总而言之来作结了,“总而言之,我们现在已经是一位高中生了,希望大家都能好好享受高中生活。诸位,我们对高中生活应该抱有怎样的一种心态?”

“期待。”元微之和白乐天同时说出口,又相视一笑。

“还是很期待的啊。”刘梦得悠然出声,对柳子厚道,得来后者的轻轻应和。

“所以咱俩那两个缺席的室友们会是谁呢?”

“说起来你是哪个宿舍的?”

……………………………………

窗外有细细的风声,却是和暖的风,在夏末秋凉里带一点温热。大概昭示着,又是新的故事,要开始诉说了呀。

TBC.

小剧场:

1⃣️

刘柳初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同学你好”“幸会幸会”

元白初见:“这个哥哥我曾经见过的!”

2⃣️

晚上回宿舍。

元微之:“乐天你居然是我室友呀!”

白乐天:“微之是我室友??”

刘梦得:“他俩不是今天才认识吗?”

柳子厚:“别问我,我不知道。”

*子厚喜欢种植花木的设定:“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手种黄柑二百株”《柳州城西北隅种柑树》

*梦得名字 的由来是老早前网上看的,没有确切依据,但觉得很有意思,说是“大禹所赐,梦中所得”

*班主任是吕温 表字化光,历史上是微之、子厚与梦得都非常敬重的人,逝世后这三个人还给他写了悼念的诗

*为了方便剧情,设定是高一就分了文理 主角们在文科班

*十五盆盆栽是来自我高中历史老师……他办公室一个架子,上面摆了近二十盆多肉……

*我高中时,历史老师和数学老师就是一个办公室,用几个大书柜隔开,我是历史课代表,每回模拟考考完都要去分试卷,每次都胆战心惊生怕看到我的数学试卷……

*刘柳比较慢热的 没想到我有朝一日也会打上tbc


评论(39)
热度(236)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