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3)

chapter 3   竹枝


第一个音出来时,柳子厚屏住呼吸,甚至觉得心弦也如梦得手下弦绷紧,只等他的乐符与歌声来放松。

前奏是和缓而平稳的,忽而音乐打了个转似的,一个琶音拨过,又变得欢快起来。让人想起山上的潺潺流水,流过沿途的岩石,复又欢呼着奔向山下。

舞台的灯光变幻了颜色,浅橘切换成冰蓝,落下的点点碎光像是他周围都被细小的星星包围。柳子厚抬头注视着他,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觉得他要融入那片星海。

光又慢慢地变回了温暖的橙色,刘梦得换了个轻松的姿势,脸上带着笑意,轻轻敲击着面板,嘴里哼着悠扬小调,轻轻应和。

他不着痕迹地拨出一个脆音。

大约是一朵桃花开了。

“山上层层……”第一句歌词唱出来了,不同于之前合唱那种激昂慷慨的风格,也不是当下流行歌曲里的缠绵悱恻。清新里又裹挟着一股乡野小村的沙甜,浅浅淡淡地从空中飘过。

“……桃李花。”

他又几乎是带着笑意唱出了下一句,出嗓的是显而易见的笑音:

“云间烟火是人家。”

慢悠悠的、清扬的音调。整个礼堂只能听见他表演的声音,或许还有不少人加速的心跳。

“银钏金钗来负水。”伴奏的声音渐渐减弱,只能隐约看见刘梦得手上按弦的动作也慢了起来。

“长刀短笠……”唱到这一句时他动作突然又加快,伴奏紧凑有致,吉他音色本就嘹亮,此时更是气势盛大起来。

重复了几遍唱段,弹奏也渐渐收了声,刘梦得在最后放缓了歌唱,把最后的词句拉得又清朗又悠长。

“……长刀短笠……去烧畲。”

收束住最后一个音,刘梦得起身,朝台下鞠了个躬。

现场沉寂一秒后,爆发出了阵阵掌声和尖叫。元微之一边鼓掌一边啧啧称奇“没想到梦得还有这一手。”柳子厚脸上也挂着柔软的笑,鼓了今天以来最用力的一次掌。白乐天看着渐渐走近的刘梦得,摸下巴说:“今晚回去可以看看表白墙有多少关于梦得的了。”

这回韩处长来大概也无用了。他似乎也并没有打算维持纪律,反正等下一个人上场也会安静。他坐在后台,打开微信,戳开置顶,飞快打字。

韩退之:东野我说你今天真该来看这个新生合唱的。

孟东野:有什么可看的?不如在办公室里吹空调看书备考了。

韩退之: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空调打的多少度?别又像上次那样着凉了。

孟东野:[/擦汗]我会注意的,说起来,今天合唱怎么了?

韩退之:有个新生,还是咱们班,八班的。表演的是自己作词作曲的一首歌,我觉得风格挺像某个地方民歌的。

孟东野:小同学很厉害呀。

韩退之:是啊。叫刘梦得,你回头上课可以观察他一下。

孟东野:……我们俩哪个都不是他班主任。

韩退之: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俩一起教了,这都能算是咱俩孩子了。

这条发出去后孟东野就没再理他。韩退之抹了一把脸,深吸一口气,看时间差不多完了。于是走出后台,又恢复了铁面冷酷处长的表情。


°°°

“第xxxx单,表白今天高一合唱比赛弹吉他的小哥哥,吉他弹得太好听了吧唱得也好棒……”元微之紧盯着手机,口中念念有词,”这个真是最正常的了。“

“第xxxx➕1单,是叫刘梦得吗,梦得小哥哥我和你一层楼,军训看到你在前面领队了,还有另外三个帅哥……”划到下一条,元微之满意道。“嗯,不错,还记得捎上我们。”

“这还有什么?”白乐天也凑过去,“第xxxx➕2单,跪求梦得学弟唱情歌……这怎么学姐都跑来了?”

元微之笑嘻嘻:“早知道我也应该去投个稿,匿名为你拉一波人气。”

“……”刘梦得忍着听他俩读完了当天的表白墙关于他的内容,听到这里实在忍无可忍,“那我礼尚往来也去投个稿披你的名表白韩处长。”

闹了一会儿,刘梦得也知道得解释一下了,就正色道,“其实这首是今年暑假才完成的。”

今年暑假他去夔州那边旅游了一段时间,每天都能听见男男女女连绵不绝的歌声。“从冬日深雪,唱到三春花尽。”刘梦得感慨,旅游的时候,他经常去看那边的人联歌的盛会。好奇之余还请教了当地人演唱的技巧。

“然后就试着运用他们的调子并进行了改编。”刘梦得解释,“词的确是自己写的,就是观摩了他们生活的产物,今天唱的那首就是看那边人农耕畲田时来的灵感。这些还被写进我社会实践表里了……”

提起这个刘梦得又道,“竹枝词其实这是那边的一种称呼,每一首歌没有固定的名字,其实我一共写了九首。里面的确有一首是情歌,是讲情窦初开了。”

“不过现在干弹实在没感觉,要我说还是等春暖花开,桃红柳绿时弹最好,到时候再唱给你们听。”他这话是说给三个人听,眼神却无知无觉地落在了柳子厚的身上。

这一轮的话题翻过去,又掀起了新的话题,“你们暑假都干了什么?”

柳子厚想了想:“摘梨……?”他解释道,“之前家里种的果树。”

其余三人看向摆在阳台的那一架盆栽,柳子厚笑了笑,轻声说,“算是个人爱好吧。”

出乎意料的是,白乐天的暑假生活更有滋有味一点,“酿酒。”他道。是家中产业,“每个暑假都被拉去做苦力了。”白乐天耸耸肩。

“不过我替自家品牌打个广告,广告词还是我写的呢‘一酌发好客,再酌开愁眉;连延四五酌,酣畅入四肢。’”

元微之沉默听完,轮到他的时候,才一脸震惊:“原来你们的暑假生活这么丰富吗?”

“毕竟是难得没有暑假作业的假期,当然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了。微之你呢?”白乐天问询得看着他。

元微之在三人注视下,沉默半晌,终于吐出几个字:“……追女朋友。”

登时,寝室里陷入一片沉默。元微之匆忙解释道:“那时候年少轻狂嘛……不过现在早就分手了已经……”

刘梦得看着他,一脸浪子回头的慈爱表情:“不用说了,我都懂——”

你懂啥,我又不是解释给你听。元微之偷偷看了一眼白乐天,后者脸上倒没什么表情,也没有特别大的反应。

当然元微之没有想到的是,白乐天当时所想的是,初中也交过几个红粉知己,幸好现在都没关系了,嗯……


次日,正式上课开始了。元微之和白乐天一起去吃早饭。二号食堂里,两个人随意聊着天,元微之突然道:“乐天,现在的我是单身的。”

白乐天拿着汤匙的手一愣,脸上挂起笑容:“知道了,好巧,我也是。”

TBC.

后记:这章主要是过渡 之后就是正式的校园生活啦

想起我高一的宿舍 大家真的是军训一周就混得特别熟 每天晚上夜聊实在是很放肆了……

万万没想到吧 刘梦得是第一个一炮走红【?的

讲一讲梦得竹枝词这个,我们所熟知的不仅仅是他借夔州风物写出竹枝词,除此之外他的确是亲自观摩郡人“联歌竹枝”的盛会,而且刻苦学习竹枝词的演唱技巧,达到了能使“听者愁绝”的高妙境界。

乐天有一首《忆梦得》说梦得“几时红烛下,听唱竹枝歌”,并自注:“梦得能唱竹枝,听者愁绝”

真的很推荐大家去看看竹枝词全部,我们最熟知的是“道是无晴还有晴”,我最喜欢的就是本章这首“云间烟火是人家”了,每一首竹枝词都有浓郁的当地风貌。

周末不更w 下周一继续 可能周末会写短篇同人 连载阅读量和热度都好低 心痛了 还是希望大家能多评论呀……


评论(29)
热度(167)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