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7)

chapter 7  新年

后来那场雪还是没有按时下,过了两天才姗姗来迟。然而丝毫没有减少众人的兴奋,可能只有在那一场雪真正落下来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等待之后的惊喜。

元微之和白乐天在课余时间又溜到采英园去了,温柔的白雪覆盖下,雕梁画栋的古雅风味便在一夜之间透出来了。

元微之哈出一口白气,他的视线穿过袅袅白气看向前方的白乐天。白乐天离他不远,低着头,在雪地上不知道写什么。

元微之心下一动,他环视一圈,见四下无人他拿出了手机,后退几步遥遥定格住了那人的背影。拍完后他调出图册,点开新的一张,欣赏了一会儿。上下一白的山与水,影影绰绰融进雪里的宿舍楼,沉静无言的仿古建筑,组成了这张照片,在白雪皑皑里,出落成水墨画了。

而左下角还有个画中人,因为天气,校服外面还套了件浅色的羽绒服。背对着元微之,黑色的发丝被吹起几根,就这么自然的融入了背景里。第一眼看过去是大片的雪白景色,待仔细看后才会发现朦胧里透出的人影,半隐半现,又添几分韵味。

是留白了。他想。元微之大拇指轻擦过屏幕上白乐天的身影,眼里有一丝眷恋划过。他轻点几下屏幕,打算设成锁屏,而他的桌面正好是曾经白乐天写了送给他的那片红叶。

设置成功后他摁了一下开机键,觉得满意了才把手机又揣兜里了。往白乐天那里走过去。

白乐天正在地上写字,他从旁边随便捡了根树枝,一笔一画在雪地上写出一行诗,感觉到元微之来后仰头看他:“刚刚突然来的灵感,写了前两句,你看看,有没有和今日之景很配?”

元微之探头去看他写的句子,读了几遍,词语在舌尖细细品味了一番。白乐天写完前两句就扔那了,他也不说什么,就看着元微之。

两人之间静默了一会儿,有细小的雪花夹着风缠在了他们的衣袖上。

元微之突然打出一个响指,“这样会好一些……他拿过白乐天手中的树枝,在那两句后又刷刷补上了后两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写完后他把树枝一扔,偏头对白乐天笑得恣意飞扬:“怎么样?”

白乐天对他同样报以笑容:“完美默契。”

后来这诗被递送到文学社当两个人的社团作业了,社团老师对他们明目张胆把两份作业变成一份义愤填膺,然而这份义愤填膺在看完诗作后就变成了拍案叫绝,最后注视着他们的眼神在寒冬里都仿佛能感到春天的温暖。

后来那一期文学社的报纸发行,电子稿发表后,论坛又雨后春笋地冒出了不少元白相关帖,撇开内容先不谈。标注的“作者:白乐天、元微之”已经足够让许多元白女孩晕厥了。

有人提问:“所以为什么把白乐天放在前面?”

答曰:“别多想,只是乐天写的前两句,微之续的后两句。把元白旗子给我举好。“

表白墙上也涌出相关表白单子,刘梦得从一开始的还有兴趣读两个到看到这两人接连几天屠屏转而放弃。

他退出qq,刚随手打开另一个社交软件,手机就被后方伸出来的一只手收走了,刘梦得不用回头就知晓了身后人是谁,他赶忙求饶,当然目的不是要回他的手机,而是不想看见子厚的嘴角,往下拉哪怕一点点弧度。

柳子厚本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熟门熟路地从刘梦得抽屉里抽出一本语文书,翻开到某一页,淡淡道:“旧年的课文可不要留到新年再背啊。”

刘梦得赶紧保证今天晚上就会背,他老老实实在桌前做好,看着那一页开始了背诵,柳子厚也坐回了他的桌前,背对着刘梦得,趁他注意力不在这边,打开了一本上周淘来的医学古籍。

“说起来,还有两天就是新年了呢,这一年就要过去了。”刘梦得背着背着,突然出声。

柳子厚偏头:“嗯,又要翻新篇了。”

“子厚……想要什么新年礼物?”

“新年礼物?”柳子厚怔愣了一下,像是根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刘梦得干脆把他的椅子拉到了柳子厚身后,两个椅背碰到一起,他趴在自己椅子,一件件数,“今年认识了你,以及那两个约会忘了时间至今未归的室友,吕老师也很好,这几个月在附中过得也舒心……”

“所以,不庆祝一下吗?”刘梦得数完,笑盈盈望着柳子厚。

一场雪掩去了旧年的许多,柳子厚想起这一年,前半年在他看来也就是如水过,说不上好坏总归就这么过去了。后半年开始多姿多彩起来,要说打心眼里最让人开心的,果然还是结识了眼前这家伙把……?

新年辞旧岁,刘梦得还说,你瞧,今年过得很好,明年会更好。

那倒的确是值得纪念了,柳子厚又问刘梦得,那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我啊,刘梦得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半边脸埋在了衣袖里,眼神落在柳子厚桌子上的笔墨纸砚,打量了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开嗓:

“想求你一份墨宝,什么内容都行。”

°°°

“又是一年了。”韩退之望着窗外飘的细雪,喃喃道。

孟东野捧着热茶,桌子上摊开着几本改到一半的作业,随口应道:“是啊,过得太快了。”

说完,他想起什么,微笑起来,“无论过多少年,还是记得你当初刚认识不久,就冒冒失失地捧着个大礼盒来找我,祝我新年快乐。”

韩退之头也不转:“说了多少次我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仔细考量的。”

“行吧。”孟东野顺着他的话,“不过对于我们来说,新年的第一个盼头就是元旦放假三天了,学生享福,老师也跟着清闲!”

韩退之打开手机,划了下时间表和工作日程,“也享不了什么福,一放完假回来高一就准备月考了,八成都得在家里复习。”

而韩退之嘴里“八成都在家里复习的学生”,等到真正放假时——刘梦得一直在花鸟市场转悠,柳子厚在家里誊写了一页页书法,至于元微之和白乐天,早在国庆时就获悉了对方的住址,硬是又过了三天形影不离的日子。

待返校的时候,在宿舍里,来的最早的刘梦得从包里掏出一盆多肉,当时在花鸟市场精挑细选买下的,肉嘟嘟的十分可爱,他悄悄搁在了柳子厚的盆栽架子上,试图在一群枝干盘曲,雅致天然的盆栽里蒙混过关。

他从周围撕了张纸条,写了几句话,小心翼翼贴到多肉的盆上。

后来柳子厚也到了宿舍,他一眼就看见了盆栽架上格格不入的小玩意,待看清了上面贴的纸条,他手指在空中虚点了下圆圆的叶片,有种呆呆的可爱。

“还挺像的。”柳子厚想到什么,笑了起来。

而他在教室里,也从书包里拿出一沓写好的纸,递给刘梦得:“新年快乐。”

刘梦得惊喜万分,等他细细看起来时,才惊讶:“这是……医药偏方?”

柳子厚没什么表情,云淡风轻道:“上次偶然看到,想你应该感兴趣,就抄下来了。”

于是此刻的刘梦得陷入了对子厚的字以及子厚为他抄的内容的双重惊喜。

元微之打开门,身后跟着白乐天,裹挟着寒风,卷进来的还有一股清雅的梅香。

“是腊梅开了呀。”

放假前还都是金黄的小花骨朵,再次返校时已是一树的花海,放近了看是晶莹透亮的花瓣,离远了能嗅到幽幽的香气。

是新一年的好预兆呀。

TBC.

小剧场:后来,元白发现不知为何,柳子厚对那盆新来上位的多肉,表达了若有若无的偏爱【

后记:

*留【白】是一语双关大家看出来了吗!!

*大家都是偷偷带的手机【嘘】一般学校也不会允许吧😂不过话是这么说的,基本上都做不到(   高三后期我们班主任都佛了,一再退让“带手机我当看不到,但在教学时间教学区域绝不能出现……”

想起前几个星期一一去了计算机系,给我们院吐槽:“学校大一禁止带电脑,可我们就是学计算机的,难道要我们颅内编程吗?”

左后桌深沉,“没关系,这跟高中一样的,写着的规定后边一定有个约定俗成的‘但是’。”

在文中保留了这个细节 因为觉得这个实在是高中生活里很鲜活的一件事w

*写诗上表白墙那个也是有原型的——想起男神高三下学期曾经写过一篇《语言与曲线的相遇》,那篇议论文我们语文老师都赞“语言老辣,有大家之风”,被复印出来全年级学习,大家一看写的实在是好呀,然后争相在表白墙上表白,后来几个星期的作文训练男神作文都当了范文,他的表白单子屠屏了好几个星期hhh

医药这个大家历史上也知道吧w子厚会帮梦得收集各种药方,有时候甚至亲自试验有效了才给他寄去。

这次给大家分享学校的腊梅,高二时就在我们门前,至今怀念它悠远香气。

摄影: @风吹小鸡蛋打大颤 





评论(21)
热度(132)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