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8)

这章元白正式(强调)在一起啦


chapter 8   唯一

新年一到,就要布置相关的事宜了,今年过年早,放假也早,再算一算高中生零星不能看的寒假,不偏不倚,下学期正好卡在2月14号那天开学。

“学校还真会挑日子。”元微之啧了一声,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遗憾。

雪又下了一程,正月在大部分的学生眼里,都意味着紧张的考试复习周。连社团的活动都停了一周, 原本的活动时间改上了自习。

元微之早早做完了当天任务,百无聊赖地转了会儿笔,打开的书没再翻过一页。他余光看向白乐天,他的同桌还在对付作文,好像一不小心又超了字数。

待白乐天写完,看了看距放学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他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旁边推来一张纸条:【有兴趣玩游戏吗?】

白乐天果然被勾起了兴趣,他在纸的背面写下了好的。

【之前了解到的“次韵”作诗有没有兴趣?】元微之写下,似乎是笃定白乐天不会拒绝,又撕了一张纸,思索一会儿作了一首诗。

白乐天的确不会拒绝,相反兴致勃勃。扫了一眼元微之递来的诗后,也不过沉吟半刻变来了灵感,几笔写下又递送回去。两人一来一往,两相交锋,不一会儿桌子上堆了一沓撕得七零八落的纸条。

后来到了快下课,元微之的势头还很足,白乐天看了看时间,连忙摆手,写一张纸快速摊到元微之面前:【认输了认输了,还是你厉害。】

突然,坐在讲台上的吕老师轻咳一声,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警告。元微之瞟了一眼已经摞了两三本课本高的纸条,终于良心发现把它们都放好在了位洞里,同时默默收回了继续写纸条的手。转而拉起了白乐天的一只手,有着课桌的遮挡,在手心上轻轻写下了“承让”二字。

白乐天被他撩拨得手心酥酥麻麻的,赶忙抽出手,指尖轻晃,好似在元微之心尖也搅动了静水一片。

放学的铃声打响,白乐天赶紧捅捅他, 催他一起去吃饭。起身时感慨:“没想到居然能传一节课的纸条。”

元微之指了指他前面的两人,示意道:“他俩也传了一节课了。”

柳子厚在算一到数学题时,稍微碰着了点难度,计算上耗费了一点时间。等他大差不差算出来时,旁边“唰”地递来一张纸条。柳子厚看到上面是刘梦得问他某道数学题。柳子厚快速浏览了一下刘梦得写了一半的解法,笔尖在未完成的算式上点了点,续了一个列式。

刘梦得一点就透,欢欢喜喜地继续去做了题。还不忘又递来一张纸条,花式夸赞了一番,上面字飞起得让人都能感到他的兴奋。柳子厚轻笑一声,继续做题。

过了一会儿,柳子厚又收到一张纸条,随之而来的是刘梦得做完的数学作业,他在纸条上写请子厚给他检查数学作业,后面附赠了一个巨大的笑脸。

后来他们又这么继续进行了语文作业历史政治作业的交流……不过硬要说不同的话,就是中间穿插着乱起八糟的“晚上吃什么”“去三号食堂”“你觉得刀削面怎么样”“可以,就吃这个吧”等闲聊对话。

最后刘梦得对着大堆纸条欣赏了一会儿,喃喃自语:“子厚的字真是永远都有让人收藏的心……冲动啊。”

然后他又想起被自己好好收藏着的子厚为他写的药方,脸上笑容又大了几分。

°°°

时间在几场雪交错的落下里就这么过去了,期末考完,成绩出来,开始过一眼能望完日子的假期,春节就这么到来了。除夕夜元微之现在他们宿舍的四人小群里发了句新年快乐,就去了阳台点开了白乐天的通讯录,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拨号键。

“砰——”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元微之靠在栏杆上,面朝着亲戚聚一堂的热闹房间,背对着无边黑夜,然后这夜里炸开一朵盛大烟花。

白乐天在那边也听到了,笑:“我这边也有人放烟花了,不过都小,主要是孩子们在玩烟花棒。”

他的声音透过电流,微微压低,显得比平时更放松温和。元微之听得心里软了一片,想来乐天那边又是一番灯火可亲之景,隐约还能听见电话里小孩子的笑闹声和乐天柔声哄的话语。

“过两天……和我出来玩吧?”元微之脱口而出,只是下意识地说出了心中想法。

“好啊。”白乐天爽快答应,声音里莫名能听出一点期待。

后来他们还是黏黏糊糊说了好久的话,大年三十的寒风凛冽,吹在元微之身上却没让他感到什么刺骨,只有周围笼罩着的夜色温柔。

屋里电视上已经在倒计时,元微之捂紧电话,悄声道:“你今晚是在守岁吗?”

白乐天没有直接回答,反问他:“那你呢?”

两个人不约而同笑起来,紧接着钟声渐响,城市两边同时发出相同的声音: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元微之的目光望向了白乐天家的那个方向。

我望着你的时候,是你想念我的那一刻吗?*

过了两天,他们约了出来,不过几天没见,元微之却打趣道:“乐天可叫我体会了一把望穿秋水之感。”

两个人在街头漫走,闲聊着八杆子打不着的跳脱话题,突然元微之道:“虽然是在那天返校,还是想问你一句,想好情人节怎么过了吗?”

白乐天卡了一下,大抵是没想到他能突然闪到这个方面。却也很快反应过来,玩味道:“情人节?”

他停下了步子,抬头笑着看元微之:“……你就这么直接定义了我们的关系?”

元微之对上他的眼,像第一次见到他那样,他眨了眨眼:“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白乐天大大方方答:“当然,毕竟我就是对你一见钟情呀。”

所以才会有后来的默契与心动,一人的真心试探与另一人完全纵容,哪怕正儿八经的告白与表达从未出现,却从来没有人会错意。

“我知道你一定会懂,不是吗?”元微之上前一步,牵住了白乐天的手。

白乐天无辜样看着他:“所以……就再正式确定一下?”他甩了甩两人交握的双手,慢吞吞吐出下一句,“……男朋友?”

元微之拉着他,他们走过的街道基本上没什么人,却还是闪身进了一个小巷。巷口的墙壁上还挂着大红灯笼,垂下几条红绸,喜庆的气氛仍在。

“到底正式确定了关系后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元微之感慨了一句,在白乐天还没反应过来时倾身,蜻蜓点水般亲上了白乐天的唇角。

白乐天被他松松拢在怀里,搂了一把他的腰,脸上带点红:“那我给你说件事噢。”

元微之笑意很浓:“你说。”

白乐天凑近他,低声道:“我之前听见你和梦得他们聊你初中感情生活……之前没给你说,现在坦诚一下,我曾经的红颜知己和你……嗯,不相上下。”

元微之笑容突然凝固在脸上。

白乐天在他没反应过来时,也快速亲了他一口,笑音里却是毋庸置疑的认真:“但那都是从前,以后呀,就只有你了。”

°°°

返校当天,元微之夜晚把大宿舍的人都召集了起来,包括隔壁宿舍的四个人。

他拉来自己的椅子,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一脸凝重。

“今天把大家都喊来,是因为我们经过了一个学期的相处,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我想着呢,有什么重要的事一定是要给你们通知,同时,也想过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情人节……”

李公垂:“行了行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元微之:“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迫不及待,我就说了。”他拉过白乐天的手,“我和乐天在一起了。”

只是他预想里的震惊并没有出现,大家静默了一瞬就“唉就这事儿”“散了散了没意思”就各人干各人事了。

李公垂痛心疾首:“你已经不满足暗秀而要明目张胆地朝我们撒狗粮了吗?”

张文昌:“你们才在一起?”

行吧。元微之摊手,深觉自己做了个错误决定,还不如考虑今天怎么说服乐天睡一张床。

此时一直没开口的刘梦得突然起身:“等等既然你都当这么重大的事情说出来了,那么——微之乐天,是不是该请吃饭!”

于是又是一番鸡飞狗跳了,柳子厚安静地看他们闹,视线却不知何时落到了旁边盆栽架,刘梦得送他的那盆多肉上。

TBC.

后记:留行说,元白没在一起时就是元微之悄咪咪说这我对象,在一起后就是元微之敲锣打鼓昭告天下说这我对象。

非常精辟了【

以及,我的好友们都是,如果谁脱单了,第一反应都是“小炒!安排上!”“请吃饭请吃饭!”

可能只有饭吃到一半才能想起来八卦了(。

*大概是谁料江边怀我夜,正当池畔忘君时的感觉

评论(40)
热度(124)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