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9)

chapter 9  暖春

李公垂最近敏锐地发现,元微之和白乐天在生活用品上恩爱秀得很嚣张。

其实他很早就感觉到了这两人微妙又暧昧的气息,只不过那时还没有特别的明显。至于现在,大概是只要长了个眼睛的都能发现了:

盥洗室挂的毛巾不知道为何有两条换了,一看就是情侣的,在一群大老爷们的直男风里格格不入。

水杯也没放过,李公垂进门对着的就是他俩大剌剌搁在自己桌子上遥遥相望的一对情侣杯,盛热水时上升的那根本不是热气而是狗粮的香气了。

最让李公垂不能忍受的则是,他们校服领子那边有两条下垂的带子,而这两个人,一人用一边的带子打了个结。元微之打在了左边,李公垂第一次看见时没多想,下午站队他不小心瞥到了白乐天右边绳打了个结。

行吧。李公垂大脑放空,校服本来就算情侣装了,你俩还能情侣装上再整个情侣出来。

至于后来刘梦得闲时和他吐槽,说有一天晚上夜聊,突然听见乐天的声音从他隔壁床头也就是微之地床上传出来吓死了。

“乐天说春寒料峭,他怕冷和微之挤一张床。”刘梦得看向他,“这种话现在连我都不信了!该感谢他们照顾我和子厚的感受了吗?”

“明明天气已经开始暖和了。”后来刘梦得又和柳子厚聊起,他倒并没有像当初和李公垂那样似的义愤填膺,而是真心实意地去夸赞现在这个好天气。

彼时他们正在上体育课,自由活动时春日阳光照得人只觉慵懒,他和柳子厚索性去逛了校园,去年初到这里时看到的要么是金色的叶子要么是光秃秃的枝丫。等到过了一个冬天,一阵春风,一夜之间就唤醒了校园里大部分的花朵。

春樱绽新蕊,打落早杏海棠替。就连走到桥边,河畔柳都泛了新绿。

“杨柳青青江水平。”柳子厚突然念出声,他抬头冲刘梦得轻笑一声,“你写的句子,虽然没有江水,只有眼前的小溪,但也算能应你的句子了。”

那时刘梦得在山水间,他坐在小船上听着摇橹声,还有回荡着当地男子辽远又清朗的歌声。对面隐约看见女子头上带了一圈今早新采了山花,一双眼含羞带怯地向唱歌的男子看去。

他信口吟来,后来又想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歌都适合发生在春天,东风解冻,万物复苏,也有隐秘的情思破土发芽。春光里,适合所有的心动。

“下午回宿舍,我弹给你听吧?”刘梦得迎着阳光,对柳子厚笑,“去年就说春天弹,如今也到时候了。”

柳子厚轻声应了,声音里有一丝期待。

树梢上的雀鸟啭声清澈悦耳,像是在应和一般。刘梦得喃喃:“我始终觉得,有些歌曲,是应当有适宜的场合,有的歌只有在恰当的背景下弹唱出来才有意义。”

他道:“你还记得我军训汇演唱的那首吗?其实那最适合在傍晚的时候吟唱,当地人给我讲过,夕阳西下的时候,粉白相间的桃李树丛中,隐约透露出来的炊烟,是最具美感的场景,此时若再辅以悠悠的山歌……”说到一半,刘梦得已经忍不住陶醉了。

“是很让人心动。”柳子厚也被他带入了那种情境。

傍晚吃完饭回到了宿舍,刘梦得拿出他的吉他,临到此时他竟然有了一些紧张,可对上子厚安静看来的眉眼,那一丝紧张又被很快地抹平了。

“我开始了。”话音刚落,他就拨了弦,阳台的门开着,夕阳落进了宿舍,把弦抹得金亮。柳子厚没有出声,他总是喜欢梦得唱歌的,看到他拿起吉他全身心投入时整个人心神都不禁被他吸引。

隐隐嗅到了花香,柳子厚看向自己盆栽架上的一排绿疑惑,或许是梦得的歌声带来的,草长莺飞,杨柳依依,还有山野间摇曳着的小白花,似乎有画卷在他面前徐徐展开。

那样的山水里,会出现一个梦得吗?柳子厚这样随意乱想着,整个思绪都化开在了刘梦得的歌声中。

那闻郎江上踏歌声的女子是怎样去注视着唱歌的男子呢?

“……道是无晴却有晴。”刘梦得唱出最后一句,抬眼却发现柳子厚在发呆。

他凑近笑:“没无聊到让你都走神了吧。”

柳子厚这才回神,露出一个赞许的表情,“的确让人心动。”

此刻说出来,才有别样的意味了。

非常适合一个暖意融融的春天。

°°°

孟东野被韩退之从办公室里拽出来,他还想继续抱着电脑做教案呢,奈何后者给他强调了第不知道多少遍多出来走走对身体有益。他实在是怕了韩退之的长篇大论,无奈随了他意。

就听韩退之一直在他耳边叨叨叨今天要注意这个,明天要注意那个,声音可以说得上是春风细雨,与平日训斥学生的铿锵有力大相径庭。

孟东野虽然并不一定都遵守,却都是乖乖听着的。两个人又闲聊了会儿当下时事,孟东野充分发挥自己学科优势,纵向对比古往今来,又是好一阵侃侃而谈。韩退之向来爱极他这副样子。

“你看,这么出来走走还是有好处的吧?”不知不觉两人走到了操场,操场上稀稀落落地在跑步和散步的学生,韩退之对孟东野道。

“老师好,处长好。”话音还没落,眼前就闪过两个人影。孟东野一瞧,是他们班上的元微之和白乐天。

“你俩在这跑步呢?”韩退之问,转眼画风变成了那个严肃的处长。

两人点点头,孟东野不知道怎么,刚刚瞥见两人在远处,他隐隐看见两人手是牵一块的……可能是眼花了的错觉。怕两个学生不自在,他拽了拽韩退之的袖子,催促他到别的地方去逛。

两人走后,元微之才露出虚惊一场的表情,白乐天好笑看他,“跑个步而已,引不起他们怀疑的。”

“也对。”看着他们走远,元微之又牵上白乐天的手,慢悠悠往前走,“谁能想到韩处今天心血来潮也逛操场呢。”

“那我们明天去牡丹园吧。”白乐天提议,正好应了他们去年的一个约定。

次日去了牡丹园,这个时候正是牡丹盛放的好季节,白乐天大概是亲身来了此处,才知道微之有多么喜欢牡丹。

那人站在牡丹中间,像是被牡丹簇拥着一般,元微之望着它们,眼里全是喜爱与惊喜。他对白乐天道,“这周文学社的稿子,我怕是全要匀给它们了。”

白乐天想,这要是生在古代,那微之势必是个在花丛中的翩翩佳公子了。这么想着,他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去,自然而然错过了,一直全神贯注欣赏着牡丹的微之,投在他身上的目光。

半晌,元微之开口:“最近表白墙上的单子好像又增多了。”

“正常呀,毕竟春天到了。”白乐天笑着揶揄,“表白的花样也越来越多了吧。”

元微之“嗯”了一声,浅笑道,“昨晚还看见了一个表白说说,内容无非就那样,倒是引用的诗句我很喜欢。”

“幸得识卿桃花面——”他看着白乐天,拖长了音调。牡丹的确是他最爱的花,但真的只有看见乐天站在花丛里时,才清晰认识到,人面更甚花面好。

于是他含笑接出了下一句:“……自此阡陌多暖春。”

TBC.

后记:幸得识卿桃花面,自此阡陌多暖春是私心,很喜欢这句话w

学校的春樱,每到春天,就是千朵万朵压枝低的奇景,以及落红一地的壮丽。

评论(20)
热度(132)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