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11)

chapter 11  交锋

日头渐长,慢慢入了夏,学校里的活动又渐渐多了起来。

比如文学社举行的夏日诗会,今年的诗会白乐天和元微之俨然两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又是夺人眼球大出了一波风头。

论坛上又蹭蹭蹭冒出了大批帖子,两人仿佛已经成为了校园流量的引领者 。本身两人自身的硬件条件就够耀眼,再加上彼此之间的微妙关系,总是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

诗会里有一个对于两位诗中翘楚特别设置的小环节,让他们选出自认最好的诗作,然后让对方猜一猜是哪一首。

主持人可能是个隐藏cp粉并且试图搞事:“至少文学社大家都知道你俩情比金坚,不如就来考验一下你们的默契度?”

元微之笑得开怀,他看向白乐天,很捧场的一副含情脉脉的神情:“乐天好诗那么多……要我说他自认最好的我猜不出来,但我可以肯定是和我有关。”

主持人转向白乐天,继续调侃:“乐天给不给这个面子呢?”

白乐天滴水不漏,沉吟了一会儿,他念了首诗出来。前两句让元微之稍微有些出神,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未听过这首。但随着白乐天不紧不慢地顺出后面诗句,元微之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大。

“现场作一首,也的确是我的心血之作了,也的确和微之有关。”白乐天环视四周,笑着解释。他拍了拍元微之的肩,嘴角一弯,“我很荣幸能在这样的场合与你比肩。”

场下的女生尖叫声又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李公垂坐在一堆分贝震慑住他耳朵的姑娘中间,面无表情搓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元微之还在场上声情并茂地给大家讲述他最满意的那首——也是写给白乐天的一首,其后有怎样一番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的故事,把主持人学姐逗乐了,笑得花枝乱颤。台下人笑倒一片,自然而然错过了元微之转身,对着白乐天,眼里不经意间露出的深情。

白乐天仰起头报以同样的眼神,少年炽烈的情感在这一瞬间展露交换,映着灿烂阳光,赤诚得一片清亮。

然后台下复归平静,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后来主持人又开玩笑:“微之有没有过给喜欢的小姐姐写情诗呢?”

元微之脸不红心不跳地否认:“不啊。”初中的都一笔购销了,反正现在他情信投递的对象也只有一人而已,“轻易写的话会误会的。”

“写给乐天就不误会了吗?”

“啊,他当然不会。”

——因为就是写给他的啊,所有的字词都只为那叫白乐天的人而生。

底下的人读不出言外之意,却不妨碍他们兴奋。这在几小时后,刘梦得又兴致勃勃地开始刷论坛上得到了体现。

“元才子啊。”刘梦得没过几分钟就笑眯眯喊上了论坛上那些人给元微之起的称号。元微之耸耸肩,默认下了这个称呼,也隐隐带了点得意。

张文昌拿着手机,特意从隔壁宿舍过来,对未知的世界表示了惊叹:“天呐,微之乐天你们有没有看过论坛上那些女同学们以你们为主角写的文章?她们是怎么做到对你们的日常掌握得这么细致入微?”

刘梦得无语:“谈恋爱不都这些内容,翻来覆去也没什么新意……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是乐天他们更能秀恩爱一点……一般情侣比不上比不上。”

元微之听完此言,摸了摸下巴,朝着刘梦得发出了赞叹的声音。随后自言自语:“所以我看了这么多篇,还是都不够像啊……”他想了想,点开了论坛上的发帖。

后来在论坛上混迹的姑娘们发现横空出世了一位太太,在元白的同人文上尤得两人精髓,文笔流利优美,故事时而曲折生动时而温馨甜蜜,短时间内已经吸引了大量的同好。甚至无数姑娘留言希望面基,结交一下这位神仙,只不过一一都被拒绝了。于是众人猜测可能是元白他们班某位关系走得较近的女同学,掌握了一手好情报。

当然,这都是后话,暂先不提。

°°°

柳子厚“啪”地一声,把一张纸拍在了刘梦得桌上。后者面露疑惑,但还是拿过来看了下去,而且他隐隐感觉到,虽然子厚现在面无表情,也没有多余的话,却明显的一幅不高兴的样子。

把柳子厚给他的文章又看了一遍,刘梦得心里波翻浪涌,不知道多少次为子厚精严逻辑与生花妙笔感叹。咏叹调在心底过了一遍,抬头看了眼柳子厚的神色,他斟酌着开口:“这是……一篇论辩?是辩驳谁的?”

柳子厚冷冷丢下两个字:“韩处。”

“噢是韩处啊……韩处???”刘梦得睁大眼,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后来他才知道事情原委,前几日韩退之久违地写了篇论史书的文章,写完后叫柳子厚去看了。

“我不喜欢他的观点。 ——不,应该说,是抵触。”柳子厚难得露出这一面,让刘梦得想到了辩论时他身上极其强烈的那种气势。

“于是当天我就写了一篇去反驳他。”柳子厚说完,理性还是促使着他反省了一下当时的冲动。刘梦得好奇他当时冲动之下写出的会是怎样的文字,问他要了当初那篇。

于是他又顺势吹了一波子厚在强烈的情感色彩下还能保持思路的清晰条理的分明,也感慨了一下韩处的功力,居然能让子厚直接在文章里表达出不喜。

“‘不有人祸,则有天刑’,没想到都这个年代了,韩处还宣扬着有神论。”柳子厚幽幽道,原本他与韩退之在文章写作上算是投契,但观点上的相冲让他没忍住又拿起了笔,甚至没有顾虑对方的身份。

长廊的转角处贴了外国的那个哲学家,“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不是这么说的么?

隔了一天韩退之又给了他论天相关的文章,虽然明面上没有说,但柳子厚能隐约感觉出韩退之在这方面的退让,最后演化成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一场争论。

……算是接下了韩处给我的战书吧。他不置可否地想。

刘梦得拿起柳子厚给他的第一篇文章,道:“所以这篇是你专门用来驳斥他说你‘不知天’的观点?”他将两篇文章比对了一下,较之前篇,新的文章里明显看出子厚更加客观冷静了,剔除了原来比较外露的感情色彩。不过,观点仍旧鲜明,辩述依旧缜密。

柳子厚坐在了他旁边,觉得现在总算是平静下来了,便道:“的确,现在就需要梦得你帮我看看这篇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以及,我来申请一个外援了。”

 刘梦得闻言心里一阵欢喜,忙笑着应承下来,想了想又说,“我们两个对他一个?”

“韩处毕竟是老师,他不会介意这些的。”柳子厚把他的两篇文章和韩退之的摆开,漫不经心道。

刘梦得难得见到这样的子厚,不免感到一阵新奇,他感到身边的人斗志被激发出来,意气扬扬,像是整个人发着光,一个眼神一点微笑都能攫住别人的心神。他又想起了子厚的精思句句,他锋刃之笔,之后他将给他声援与呼应。刘梦得陡然生出一种与有荣焉之感。

“中午一起去图书馆吧。”他提议,柳子厚欣然应允,又拉着他讨论起韩退之观点中的漏洞了。

°°°

后来的形势变成了,韩退之正大光明的处长办公室里,柳子厚和刘梦得两人并肩与韩退之对峙,他的办公桌上散着三人交锋时所作的论辩文章。其实在柳子厚写下第二篇文章时他就预知到了自己辩不过,更不用提刘梦得之后的论辩完全是锦上添花,把他们原有的论点又提升了一个新的高度。

在刚才的一来一往对话里,两个小同学也是不动声色,完全不乱阵脚。

那就这样吧,韩退之按了按跳动的额角,表达了认输的意思。原本只是想考验一下柳子厚,没想到反倒挖坑把自己埋了。他这般心情复杂地想着,干脆给辩论社打个招呼,柳子厚这样的完全配得上金牌辩手的名号啊,刘梦得好像也是辩论社的来着……

自然,作为老师,输人不输阵,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韩处没见过,两个小崽子又算什么。韩退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矜持道:“作为对你们两个优秀的学生出色表现的奖励,你们有什么想要的吗?”

TBC.

nice 我就要卡在这里,猜猜刘柳会提什么条件呢ww

小剧场:

刘梦得:子厚,我们下次去图书馆一定要选元微之和白乐天不去的时间。我不想从宿舍到教室到食堂再到图书馆都能看见他俩你侬我侬!!

讲一讲历史上刘柳韩三人这场著名的哲学论辩。先由韩愈老师发起的,原文中引用的那句话也是历史上他所作的《答刘秀才论史书》。在这里进行了简化,历史上因为还牵扯到了政治因素所以要更复杂一些。韩愈老师在那篇文章透露出了对与永贞革新的谴责,子厚对这方面非常敏感,所以韩愈老师也算是戳中了子厚敏感的神经……于是子厚针锋相对地写下了《与韩愈论史官书》,这篇文章真的是带有非常强烈的感情色彩,大家可以去看一看,子厚当时真的是气到都说出了“私心甚不喜,与退之往年言史事甚大谬”这样的话。

然后韩愈老师又写下了一些论天的相关书信,子厚也整合了自己的哲学观念,写下著名的《天说》一文,而梦得在之后,读过了他们俩的文章,写下了《天论》三篇为子厚支援。梦得这篇真的是更进一步,可以说仅凭这作,就能给予他哲学家的称谓。在一定程度上是实现了唯物论与辩证法的有机结合。【等等这话好熟悉

所以子厚和梦得应该可以说是站在那个时代哲学思想相当高的支点,两个人的思想是非常先进的。

看别人在这场论战中对子厚的评价是“激愤中深蕴哲理,讥诮中饶有睿思”,而梦得则是无可辩驳的周密论证,真的是强强联手,韩愈老师于是偃旗息鼓了【。

但是这场论战真的是迸发出了光照千古的思想火花,非常让人神往了。


评论(9)
热度(109)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