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12)

最前面说一句明天《何处》不更,晚上发七夕贺文【。

chapter 12  星夜

最后刘梦得和柳子厚向韩退之申请了学校天文馆的使用权。

从韩退之那里拿到批准,天文馆的钥匙到手后,柳子厚整个人的心情都是飞扬的。他的笑容变多了,说出的话也俏皮灵动了几分,平常有些句子他一定要斟酌几分才肯出口,此时的话语却都是不假思索。

刘梦得本来也相当激动,现在瞧柳子厚这副模样,甚至想感谢韩处。时值盛夏,校园里草木葱茏,浓郁而深阴,映照在上面的阳光却将沉绿染成鹅黄亮。要不是两人走在路上,没有条件,不然他就该弹起吉他高歌一曲了。

“晚上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刘梦得提议。柳子厚端详了一会儿手上的钥匙,闻言转头,粲然一笑,应了声好,瞬间晃花了刘梦得的眼。

“子厚你就应该多笑笑……”他来不及反应,就脱口而出,对上那人带着点疑惑的眼睛时,才回神自己说了什么。

“啊……”刘梦得搔了搔脸颊,那里隐隐发烫,却没有多想,停下了脚步,又重复了一遍,“的确应该多笑笑,好看。”

柳子厚也停了下来,他发梢偏长,正好挡住了红色的耳根。一双眼清凌凌地望过来,竟然有几分欲说还休的意味。

“好啊。”柳子厚又毫无预兆地扔过来一个笑容,伸出手在发呆的刘梦得眼前晃了晃,招呼他,“走了。”

不常笑的人笑起来才是大杀器啊。刘梦得晕晕乎乎地走在柳子厚的后边,心情却莫名又好上了几分。

天文馆一般是不对学生开放的,除非有特别重要的社团活动。柳子厚曾经和刘梦得聊天时告诉他自己来这个学校一个重要原因是拥有天文馆。刘梦得也知道柳子厚对天文的痴迷,宿舍床头摆着的各类科学杂志,偶尔加在作业纸下子厚随手绘制的星图,古籍里星相的标注……都是子厚倾情的证明。他自己也抱有一定兴趣,时不时会翻一翻子厚的杂志,两人一起看看关于浩瀚宇宙的视频,或是讨论某个星云的生成历史,光辉景色。今晚自是又结伴来到了天文馆。

“说起来,还算赶巧,近日都是晴天,难得能见到许多星星。”柳子厚进入了馆内,带着刘梦得参观了一下四周,感叹道。

夜幕降临,他们在路上抬头,便已望见了繁星闪烁,相视一笑都庆幸这样的巧合。

柳子厚找出自己平时惯用的天文相关笔记,作势要考刘梦得:“还记得天文望远镜的使用方法吗?”

刘梦得自信满满:“我今天下午还特意再看了一遍,现在来试试操作一下吧。”

然后他们就一起去倒饬设备了,也都顺理成章地观测了。最后柳子厚又在笔记上记了几笔,他沉思了一会儿,想着前几天才在书上看到的某个现象。

突然一下,天文馆灯灭了,周遭陷入一片黑暗。柳子厚站直身子,想也没想先喊了声“梦得?”

话音未落,又闪出了一束柔和的光,柳子厚睁大眼,看见刘梦得站在馆内的另一端,朝他偏头笑:“你瞧瞧四周?”

柳子厚环视了一圈,不知道周围什么时候就聚齐了点点亮光,星云环绕,星河万千。像是站在了宇宙的中央,抬手就能握住一颗小星。

“这……”柳子厚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刘梦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的表情隐在暗处辨不分明:“之前你说要去天文馆我就上论坛搜了搜,看见有学长说这里有个按钮,可以模拟一小片星系……”

然后他没能说下去,因为他又看见了柳子厚的笑,对面的人今天笑了太多次,却每次都能让人心动。到了最后,刘梦得关于那天晚上能记住的,什么星球的现象,什么宇宙的变化,都只有那人眼里盛着的明亮的光点,粲焉如繁星丽天。

°°°

“什么?你们两个居然背着我和乐天去天文馆了?”元微之听说当晚刘柳两人天文馆浪漫夜晚游,一脸痛心疾首。

这几夜星星多,仅用肉眼都能看得分明,他们宿舍在五楼,元微之下午听说别的班有的宿舍晚上去顶楼看星星,忍不住也动了心思,白乐天自然是依他。

然后两人在宿管走后,就这么在柳子厚和刘梦得的注目中,扛着被子上了顶楼。走之前柳子厚还友情提供了几张大报纸。

到了顶楼,两人把报纸铺好,元微之坐下,抖开被子,招呼白乐天:“进来呀乐天。”

白乐天爽快进去,被子尺寸大,裹住他俩不成问题。一切都做好后,两人才终于能抬头,好好观赏这一片星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底升了些高度,他们竟隐隐觉得离天又近了一点。

元微之伸出一只手,似乎是想够下一颗星星,另一只手揽住白乐天的肩,悠悠道:“已经好久没见到这样的夜空了。”

白乐天笑他:“你该庆幸我们学校还是郊区,要在市中心肯定没有这样的景色了。”

于是元微之就给他讲起了他的童年,乡村的夏夜不管什么时候抬眼就落入了银河一片。还有那时他在凉凉晚风里,廊下读书的记忆,萤火虫遥遥地为他点染出一院子的光。

“那是从前,关于夏天,我印象最深刻的事了。”元微之低下头,看怀里的白乐天,夏夜到底还是带着一些冷,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俩就抱到了一起。

白乐天扣住了元微之的手腕,慢慢道:“那,有机会你要带我去看看啊。”他的声调拖得很长,像是在吟唱某一句诗。

元微之搂紧了他,贴着他的脸,笑得白乐天能感到身后人胸膛的颤动,过好一会儿,得来那人郑重地一声“好”。又道,“什么时候才放暑假啊,到时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玩?”收到应允后心情又好了几分。

元微之想,隔壁班说得不错,这样的星空在他们学校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确是值得冒着被宿管发现的风险去看上一眼。

不过呢,在白乐天抬头看他时,他又有些骄傲有些得意地想,就是这星空再好看,也比不上我男朋友眼睛明亮呀。

这么想着,他低下头,在夏风和星光里,与白乐天交换了一个柔柔的吻。

°°°

孟东野在自家舒舒服服吹着空调看电视时,收到了远在学校教工宿舍的韩退之的微信。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是韩退之心灵受伤了需要学长安慰这样大差不差的内容。孟东野冷漠地想着,不就是被自家两个学生辩倒了吗,至于从昨天起就一直在变着法给他轰炸求安慰吗。

虽然这样想着,到底还是认认真真地回复过去。聊了一会儿,孟东野突然收到了一张照片,打开是黑沉沉的夜,隐约可见些许细小光点。

韩退之长吁短叹:想你在市里也看不见,学校这边星空还挺好看的,可惜像素不行,但还是想让你看看。

孟东野轻笑着摇头,手指轻点几下,把图片保存了。

退出微信前,又看见韩退之发来一条:对了,我刚刚给吕老师说了,柳子厚辩论能力实在是出色,我把他推荐到市里比赛了。

TBC.

后记:恭喜刘梦得即将迎来独自吃饭的一周【??

天文馆啥的是我瞎写的 反正我们学校没有

不过元白上顶楼看星星倒是有原型,高二时我们年级就有人拿着被子就上顶楼观星,不过那几天的确星星多,可惜我回宿舍不带眼镜啥也看不见【

啊,后来又听说去天台看星星的有的冻感冒了【 所以 还是不要轻易模仿

没拍过学校的星夜,倒是有一张夏意很浓的照片,实验楼附近的树林,郁郁苍苍里透射出来的万顷阳光,想念了。


摄影: @何栖 

评论(19)
热度(101)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