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13)

chapter 13   题诗

“真的吗子厚?你要去参加辩论比赛了?”刘梦得惊喜地叫了出来,那架势,跟他去参赛并捧回一等奖似的。

柳子厚刚从韩退之的办公室回来,心情也是不错,点点头给他确认了。

后座的白乐天与元微之也道了恭喜,四人里反倒是柳子厚这个主人公最云淡风轻。

“不过这么一来,你要去一个星期……”刘梦得睁大了眼,看向柳子厚的眼神又带上了点失落。

元微之看热闹不嫌大:“没事梦得我们可以带你吃饭的。”话音刚落就引来刘梦得转头唾骂:“那你俩倒是吃饭时和我说句话啊!”

上课铃一打,玩闹都停下,柳子厚坐回位上,趁着老师还没进教室,小声而快速地对刘梦得道:“辩论比赛时是会有电视台与网络录制的。”

刘梦得又恢复了精气神一般,坐的也端直了,满口答应:“那我回宿舍后一定都不落下!”想了想又补充道,“没话费了,蹭元微之的热点吧。”

后来柳子厚要走的时候,刘梦得给了他一个类似平安符的东西,他摸了摸鼻子:“咱学校文具店买的,也不值什么钱,里面我自己写了点祝福,用的是你送我的那支钢笔……虽然我知道以子厚的实力一定没问题,但总归是个祝愿……”驴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通,刘梦得脑子里想好的草稿一句也没秃噜出来。

倒是柳子厚也没在意他说的毫无逻辑乱七八糟,伸手拿过了那个平安符,小心的收了起来。指尖轻轻擦过了刘梦得的手心,虚晃地一下,却好像在他心里点出了圈圈涟漪。他没来由地心颤了一下。

然后又想起书写的那支笔,生日的时候子厚送给自己的,不管是外表还是性能,都是顶好的,一看就极为珍贵。他平时相当爱惜这支笔,鲜少拿出来,除非是特别重要的场合。前日在宿舍里,用它给子厚写下祝福,现在突然回忆起来,竟让他突然生出几分伤感。

就好像,还未别离,就已经开始想念。

柳子厚冲他挥挥手,表示要走了。走了两步又转过身,叮嘱了几句。白乐天看着,戳了戳元微之,笑着对他说了什么,元微之也忍不住唏嘘:“天呐,多感人的十八相送情节啊,可以记录下来,渲染几分又是一个好剧本。”

眼见他嘴上又没有把门地说开,白乐天无奈,拽了一下元微之脑后的小揪揪:“你少说点话啦。”他最近突然迷上了揪元微之头上那一小撮的感觉,逮着机会就想这么来一下。

°°°

刘梦得自柳子厚走了两天后,就觉得日子开始无聊了,只有每天晚上回宿舍的时候,三个人凑一起看柳子厚的比赛视频才让他心情好点。人一旦索然无味,就会忍不住闲逛。和元微之与白乐天那两个整天满校园约会的人不同,他和子厚没怎么走过校园,去的最勤的是图书馆和桃花林,以前子厚心情不好偶尔会去校园旁边的景区转一转,当时还写了好几篇游记,被文学社要去,奉如珍宝一样刊登了。

不过说实话,他们校园的风景着实不错,山明水秀,花草实繁,又正值盛夏,端的是一派好风光。刘梦得坐在树木掩映的长廊里,看着从夜间漏下的日光,心里想着,子厚说多看看风景可以纾解心情,此话果然不错。

他突然就起了诗兴,口中吟了几句,再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是衬此情此景,又忍不住揣测起子厚当初面对山水时是否也是同他一样,灵感说来就来,心情忍不住去抒发呢。

“这里合当该有个好名字的。”刘梦得想,又思索了一会儿,从兜里掏出一只记号笔,环顾四周,在长廊上找了个灰扑扑不起眼的地方,题上几字,又刷刷写下刚作的诗。

写完后他欣赏了一会儿,深觉自己才华出众,收了笔,满意地哼着歌继续去逛了。走了一半又折回,慢吞吞地在长廊条凳上捡回自己的语文书。

此后几日,课余时间刘梦得把校园里大大小小的景点逛了个遍,并选出自己最喜欢的十个景点,起了名字,附上题诗。后来他把重新誊写在本子上的拿给元微之和白乐天看,两人接连称赞。

还算不错,等子厚回来可以拿给他看。刘梦得小心收好了自己的本子,计算着距离子厚回来的天数。

就在柳子厚回来的前一个晚上,刘梦得晚自习写完了作业,第三节自习柳子厚不在旁边,他寂寞地拿起了随身听,带着耳机,看起了书。

没想听了一会儿,就听见了门口的咳嗽声。全班大部分人抬头,看见韩退之面色不善站在门口。

他扫视一圈,对准了班里唯一一个戴着耳机不务正业的人:“刘梦得,你出来,其余人继续学习。”

就算韩退之成为他们的政治老师并相处了快一年,很多学生面对处长还会有着畏惧,不过,这些人里并不包括已经和韩处痛痛快快地正面刚了一回的刘梦得。

所以他面色不改地取下了耳机,跟着韩退之出去了。出去第一件事,韩退之先道:“没收了,交上来。”

刘梦得小小地哀叹一口气,却还是把mp3上交了。

然后韩退之就开始黑着脸训斥他在公共场合乱涂乱画的行为了。

……虽然,事后刘梦得想起这件事也觉得自己有些不道德,不过做都做了,他也没再有别的想法,谁想现在会被韩退之发现,单拎出来,在仅有走廊微弱光的楼梯拐角处,被训了近半个小时。

最后,许久没有长篇大论地陈词了,韩退之过完了嘴瘾,以“这次就不给你处分了下次注意然后给我写一篇五千字的检讨”作结,一锤定音了。

其实一开始韩退之知道这件事时,身为处长,对这种公然违背校纪校规的行为出离愤怒,得知是刘梦得时,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上次他和柳子厚一起压自己一头,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孟东野看着他这模样,好言好语劝了几句,拿过韩退之的手机,看着上面拍摄的刘梦得的题诗,还笑眯眯称赞了几句,这孩子文采还很好的嘛。

最后,韩处消气了,也被孟老师哄顺心了,想了想虽然暂且饶过刘梦得这一回,却还是要写个检讨罚一下的。于是最后的结果也就变成了,文学社出的校报上,这期刊登了刘梦得为校园景点写的名称以及十首对应的诗。

啊,旁边还附赠了刘梦得的检讨节选,以及韩处亲自痛斥这种行为的批注。

那天辩论比赛凯旋夺下第一的柳子厚,回来时面对的不是刘梦得与有荣焉的喜悦,而是咬着笔头的刘梦得,问他检讨的结尾怎么写才含蓄而正中老师下怀。

TBC.

小剧场:

元微之:其实 被没收的 是我的mp3

很久很久以后,毕业时刘梦得给韩退之留言:老师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你没收过我一次mp3 后来还没还给过我 不过没关系 那是微之的 哦老师你也一定不知道,你没收后 我袖子里还有一个 这个才是我的

昨天买了我们这届出的一个关于学校的回忆录 分享一下梦得第一次题诗的那个长廊 原型【



评论(16)
热度(99)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