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16)

chapter 16   朝暮

补课的这一个月,简直是整个高一,不,准高二年级最放松的日子。

本身补课虽说要求要和平常一样,但到底会相对轻松一些,学校怎么也没真狠心生生切掉半个假期再上纲上线,元微之这一个月还每天中午能拉着白乐天回宿舍睡上近一小时的午觉。

而且最不同寻常的则是,向来让大部分同学闻风丧胆的韩处长,在这一个月里却一反常态地好说话,脸上的表情都要比从前和蔼许多。

“韩处放假那个月出去旅游是不是有艳遇了……”刘梦得嘟囔,“老树逢春啊这是。”然后他又往后瞥了眼头靠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的元微之和白乐天,心想韩处一大把年纪还在单身,却有比他小一轮的已经在眼皮子底下搞起了非正常交往,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

韩退之可没听见这些来自学生们的悄声八卦,夏末初秋的时节了,他倒是满脸春风得意,面上自以为维持得八风不动一丝不苟,却还有情绪能悄悄跑出来,尤其是在只有他和孟东野两人时,整个志得意满的情绪就放得更大了。

孟东野正备着课,好几次看到,韩退之那人书看着看着就莫名笑出声,腿还不住地抖。

“行了你。”他无奈,走过去,一拍那人大腿,“别再这呆了,你的处长报告写完了吗,政治卷子改完了吗,还有几天正式开学你任务都布置下去了吗?”

韩退之合上书,长叹一口气:“才确定关系就要赶我走啊。”

孟东野忍俊不禁:“都确定一个多月了。”他本来还想着就算已经这么大了,在他面前韩退之竟然还保持着少年的一点孩子气,却没想韩退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抬起头认真道:“可是我已经等了很多年了。”

十多年前,孟东野在车站接到了自己的学弟韩退之,交谈之间甚觉投契,自此一见如故。韩退之野心大,又负才华与行动力于一身,很快成为了校园里的新锐。后来临近孟东野毕业,他向孟东野袒露自己的恋慕之情。遭到了那人的婉拒。

记忆里孟东野温和地笑着对他说,你很优秀,适合更广阔的天地与更优秀的人。

他还记得自己急忙忙道“可是我知道东野学长也是满腹才华啊”,想说什么又被一句轻飘飘的“但是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对我来说是无法改变了”打发掉。

后来分别,也只有社交软件上偶尔礼节性的问候了。

直到他成为一名教师,正待上岗抱着大箱子进入新办公室时,听见身后有熟悉的声音问候是否要帮忙,他匆忙转头,孟东野一个话语打结,对上彼此的眼睛时,两人都有些发愣。

后来也都这么安定下来了,两人之间当作无事发过,继续做着搭伙的好友,偶尔韩退之会蹦出一句听起来像是玩笑的真心话,再被孟东野打着哈哈混淆过去。

只不过近几年,韩退之深觉孟东野对他的容忍度一再抬高,给他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于是也顺着杆子一点点爬。这个暑假又约他故地重游二人假了。

在曾经一同生活过的母校里,总有某些记忆会沿着某条路的缝隙悄悄冒出来,两人聊起从前联句斗诗的日子,在大路上并肩行走时掷下的金句,一时都有些恍然。

韩退之转过头,开口:“都这么久了……学长,都不该给我个准话么?”

孟东野:“可你要知道,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韩退之打断。

“我知道你是最好的就够了。”韩退之站在月光下,周围是比他们小了不少的青年学生来来往往,他心里竟也生出一股毛头小子般的冲动,“……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支撑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

孟东野这么些年也并非没被打动,只不过他自觉自己年长,考虑的要比韩退之更多,后来到底不忍,想他自己半生,也不见快活事一件。在那个夏夜里,终是遵从本心,随心所欲了一次。

关系确定后也相处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可如今韩退之说出这一句“已经等了许多年”让他心里略微泛起酸涩之意。他拍了拍韩退之,轻声却郑重地道:“那以后的许多年,就全补偿给你了。”

韩退之眼里浮现笑意:“是啊,那些小孩都觉得他们韩处老古董,可我也明白,既然相爱,为什么不在一起?”

说完他又一顿:“这不包括未成年人,新学期又要开始躁动了,回头下达文件,盯紧非正常交往!”

°°°

柳子厚家的黄柑成熟了,家里寄来了一箱,他分给了舍友们还有几个关系好的同学,宿舍里大家纷纷切开,对其称赞不已。

到底是自己亲手种出来的,柳子厚看起来还蛮高兴。他低头切开一个,一点汁水都没溢出来,整整齐齐美观大方地摆开,状似无意地放在了刘梦得面前。

刘梦得还在和元微之两人聊着乱七八糟的诗歌评价,没有在意,顺手拿来就吃,两口下去又忍不住夸一句。手中的吃完,看见对面的元微之和白乐天没有注意,捞了他俩那份各一瓣,咀嚼几下心满意足得出结论,还是自己这份最甜了。

后来傍晚元微之和白乐天吃完饭惯例去压操场,聊过一个话题后,两人稍微停顿一下,似乎都在想什么,元微之思来想去总算开口,孰料白乐天也同一时间出声:

“你不觉得……”

“我老觉得……”

两人哭笑不得,白乐天做了个手势表示你先,元微之笑着开口:“我猜你是想说,子厚和梦得两人是不是有情况吧?”

白乐天点点头,元微之揽着他继续往前走,嘴里念叨着:“我老觉得他俩不对劲好久了,就说子厚出去比赛那一周……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好心疼我流量啊。”

“不过还是上午子厚分黄柑时,他可能没注意,但是当时那个动作和感觉,和我给你剥荔枝时如出一辙啊。”元微之一脸“我可是过来人”的表情。

在老家时他得知白乐天喜欢吃荔枝,特意早起去集市上选最新鲜的荔枝带回来,务必小心剥好,汁水不流,水灵灵的一碗,等着白乐天去采撷。

白乐天想到什么,忍着笑:“梦得还以为我们没看见他顺黄柑,脸上都写着‘子厚给我的这份最甜了’。”

两人又笑了笑,趁着私下无人,元微之牵住白乐天的手,感叹道:“不过他俩好像谁也没有发现……嗯。”

“总归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人有各人的造化。”白乐天转头,看向他,“缘分总会到的。”他想起自己和元微之在校门口的初见,心里不觉多了几分笃定。

有人一见钟情,有人日久生情,有人彼此倾心却不自知。但无论如何,里面的情意却是一样的分量,会姗姗来迟,却一定不会消失。

TBC.

后记:最后一段也是对三对cp的一个小小诠释w

恭喜刘柳喜提本文最慢热【其实捋时间线韩孟最慢了hh

不用急啦,别忘了设定里刘柳可是桃花林表白嘻嘻

标题取意自“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评论(15)
热度(95)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