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18)

写这章的时候想到了我高三那年大雪老师也让我们写和雪有关的诗,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那场大雪很美w

这章糅了他们几个的诗句,我是旧诗新解,一切为谈恋爱服务【

chapter 18   霜雪

学校里的生活大部分时候是风平浪静的。天底下的高中生都一样,每天无非就是那些琐碎日常,有对象的谈谈恋爱,没对象的日常刷题,反正都是要受数学周练以及韩处的折磨。

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大概是今年冬天下了场轰轰烈烈的大雪吧。

雪下的毫无预兆,彼时吕化光老师正在讲台上慷慨陈词全情投入,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底下好像没几人在听他的课,停下讲课才发现班里大半同学的注意力都被窗外之景吸引住了。

外面真的可以用“鹅毛大雪”来形容了,触目可见的大片雪花纷纷扬扬,从空中如柳絮风起般飘动。

吕化光倒也没计较这群学生,干脆停下讲课,顺水推舟布置了个作业:“看你们对大雪这么感兴趣,就每人写一首诗来应和今日之景吧。”

底下学生哀嚎一片,吕化光笑眯眯地宣布下课,并快步走出教室,不接受反驳。

下课后班里的人收起脸上故作的伤心,又欢天喜地一群人走出教室,他们在一楼,眼见着对面的树上也都大雪压枝。谁不对下雪感兴趣呢,抬头一看,楼上楼下都是乌泱泱的一片,争着挤在栏杆旁赏雪。

刘梦得和柳子厚站在腊梅树边看着这番景色,刘梦得笑说:“吕老师如果今天只布置这个作业就好了,你我还有乐天微之不知道写了多少回咏雪诗了,去年下雪就曾攒了一叠。”

柳子厚也应着他,不妨听见刘梦得一声惊叫,他急忙转头,就看见元微之哈哈大笑着往他背后掷了个雪球。

“元微之!”刘梦得从手边树枝薅下一团雪,就要扔过去,“乐天你也不管管他!”

白乐天摊手:“你们自己解决吧,诶子厚走陪我去那个东西呗……”

刘梦得孤立无援,满腹怨气无处发泄,只能把手中雪球越糊越大,准备来个一击必杀,突然手中落了一团凝雪,抬眼发现柳子厚含笑朝他手里扔下一团雪,悄声说了句“帮你报仇”就被白乐天拉走了。

漫天雪花还在飘飘悠悠落下,天地像是被洗净一般,柳子厚整个人像是落入画图中,白雪衬得他整个人又清灵几分。刘梦得一霎时失了神。

然后后颈就被元微之塞入一团雪,以及随之而来身后人抑制不住的狂笑声。刘梦得想都没想,把手里的那一大团糊到了元微之脸上。

………………

这场雪足足下了一天一夜,整个校园都笼罩在厚实积雪里。

那天元微之和刘梦得两人激战归来后,衣服上湿了不少,头发也沾着雪。元微之一回来就奔向白乐天,嘴里叨叨着一堆“乐天你看我好惨我被梦得搞的全身都湿了你快点安慰一下我balabala……”听得刘梦得很想再把他拽出去继续扔他一会儿。

后边又没有什么动静了,好像是元微之要白乐天陪他去赏雪,可能还要在雪地上写点肉麻而矫情的诗文。刘梦得头发还滴着水,看似心平气和地想,行,我一点都不羡慕。

还没想完,头上落下一条毛巾,柳子厚道:“都沾了这么多水,你赶紧擦一下。”又道,“之前和乐天去超市顺便买来以备用,湿外套先脱下来吧,反正屋里暖和。”

刘梦得整个人大脑当机,又觉得身上温度似乎完全可以把他烘干了。呆坐了半晌没有动静,顶着毛巾一动不动。

柳子厚莞尔:“怎么,还要我给你擦?”说着似乎真的要上手。

刘梦得感觉抬手随意擦了一下头发,刚刚生出的那一点酸气奇迹般地被抹平了。

心里得意洋洋:这哪里是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啊,明明是人间春暖草长莺飞呀!哪来的雪,明明是两岸山花似雪开呀!

°°°

次日,吕化光在课堂上检查作业,点了几位同学当众朗读他们的诗,一一给过点评后,才慢悠悠地点了白乐天和元微之。

白乐天写的是一首小诗,他清清嗓子,先道明背景说是昨夜睡下时的感受。吕化光听完,点点头赞许道:“‘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倒是观察入微,怎么,你昨晚还没睡好?空调温度打低了?”白乐天但笑不语。

李公垂在位上小声bb:“还‘已讶衾枕冷’,全班谁不知道你和元微之睡一张床,被窝可能是最暖和的了!”

张文昌冷漠接上:“睡不好应该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了。”

吕化光听不见底下的动静,接着点评元微之的诗,“‘镜水绕山山尽白,琉璃云母世间无。’倒是不错,不过你的题目怎么叫《酬乐天雪中见寄》啊?”

元微之淡然一笑:“因为乐天之前写过一首见雪有感的诗,我应和他罢了。”

吕化光果然很感兴趣,看向白乐天,显然是想知道他原先那首的内容。白乐天刚要站起,被元微之一把拦住,继续对吕化光笑:“没事老师,他这首我也记得,我给您背一遍吧。”

吕化光不觉有异,认真听完,不由得感叹:“你们俩这还是次韵呢!不错不错!”

李公垂冷冷一笑,心想,他就知道,根本就是谋划好的,不过是元微之和白乐天新策划的秀恩爱方式罢了。以为他会上当吗?虽然,的确,实打实受了到伤害。

寒雪一下,孟东野的办公室空调温度又被打高,韩退之在他办公室里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满意地点点头。今年毕竟是一个与往年不同的重大年份,他越发殷勤了,自认已经是二十四孝好男友了。

于是他悠悠坐下,抿了一口茶,对着孟东野闲聊:“今年的雪这么大,我都已经想好怎么惩罚最近犯事儿的学生了。”

他搁下手里的茶杯,缓缓道:

“就罚他们扫雪吧,每个教学楼前,从这头扫到那头。”

TBC.

后记:

“两岸山花似雪开。”——刘禹锡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白居易《夜雪》

《雪中即事答微之》和《酬乐天雪中见寄》就是他俩的和诗啦

翻出我高三的作文本,看到我写的诗真是太羞耻了,当时填的词,词牌选的是南乡子,最后一句写的是“天地不管兴废事,惟我,借来霜雪洗人间。”现在看来真中二【。

但是小仙女语文老师当时还在底下做批注了,她说“有诗,有赏析,可以下酒了”,当时还给她说“浮生只合樽前老,雪满长安道”我很喜欢,她在我作文本上写“那我就赠你九里春色一枝梅”(雪满长安道下一句就是故人早晚上高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我们的校区叫九里校区)小仙女真温柔啊现在想来一个爆哭。

分享那年大雪女生宿舍楼前的竹林w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摄影: @司南。

评论(14)
热度(98)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