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刘柳/元白/韩孟】何处不相随(19)

chapter 19   端倪 

不知道是最近元微之和白居易的舒坦日子到头了,还是上天被韩处的诚心感动,赶着给他送劳动力。

总之那日清晨刘梦得正和柳子厚说说笑笑从食堂那边走来,走上教室门口的连廊时刘梦得还拉了一把柳子厚让他小心地滑,柳子厚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弯着的眼睛,他撑着刘梦得的手臂,两人小心地上了台阶。

这边温馨的气氛突然就被一声咳嗽打破了,刘梦得循声望去,就看见元微之和白乐天两个人裹得严严实实,一人拿着个铁锹,白乐天还好,元微之直接是一双眼怨念看过来了。

刘梦得惊讶:“你俩这么为人民着想,主动请缨来铲雪了?”

给他的回答是元微之愤愤不平敲了两下雪层,撬起好大一块雪的声音。

此事说来话长,还是上周白乐天经不住元微之的软磨硬泡,总算松口答应给他从家里带自己酿的酒了。教室和其他教学区不是好地,宿舍元微之又不愿意,他俩一合计干脆趁着体育课,去采英园里的湖上小亭消磨。

体育课大家都忙着玩雪,要么就窝在体育馆里学习,没人注意到他俩。白乐天从袋中拿出,怕引人注意,或者别的什么,他并没有带很多,仅仅一盅酒,用一个古朴的小酒壶装着,两个小酒杯,石桌上一摆开,倒也几分风雅。

尤其是雪霁之后,天地澄澈一片,山与水上下皆白,亭上风景也似仙境,皑皑皓然。白乐天熟练倒出一杯,他笑道:“没敢带度数高的,是度数很低的果酒,可能有一点甜。”

元微之欣然接过,刚想慢慢品尝,突然感觉身后有什么细碎的声音,并且越来越近。

“东野我给你说,我特意挑了这个时候,昨天还考察了一番,这里风景最好,怪不得那些小同学总说是情侣圣地…………你们俩在这干什么?”

嗓门越来越洪亮,两人措手不及,和走过来的韩处长打个照面,以及他身后的孟东野老师。

大难当前白乐天还思考了一下这个时候老师们不在办公室舒舒服服享受空调的温暖为何要来到户外挨冻……

那口酒最后还是没有入元微之的肚子,他眼睁睁看着乐天专门为自己带的酒被韩退之收入囊中,然后劈头盖脸将两人训了一通。

孟东野实在看不下去,还劝了两句,韩退之虽然收了声,又想起因为面前这两个,他和孟东野好不容易的校内约会也泡汤了,不禁又一阵悲愤涌上心头,好在因为孟东野并未发泄出来,憋着一口气给他们通报批评处罚一条龙服务了。

“就是这样,先被罚来扫雪。”白乐天摸了摸鼻子,“当然现在还早,通报批评还没贴出来……也许你们中午就能看到了。”

伴随他话音落下的还是元微之闷头哐哐敲雪的声音。

不过通报批评对他们的名誉并未造成什么影响,后来大部分人看到高二通知栏那里大部分只是啧啧叹一句:“原来元白通报批评都要一起上啊,相当恩爱了。”

当然此时刘梦得听完唏嘘不已,真情实感地同情起两人,似乎完全忘记了他之前和元微之的恩怨。

元微之瞥他一眼:“那边还有几个铁锹,欢迎你帮忙。”

刘梦得笑眯眯带着柳子厚进入了教室,不忘留下真是实意的加油,以及最后还说了句“没关系微之乐天,我们帮你找韩处报仇!”

留下元微之和白乐天莫名其妙,不过他也没空想太多,韩处说了,今上午要铲玩雪,从连廊的这头到那头……当然,铲雪的间隙还不忘再给白乐天把散落下来的围巾系紧,那怕他冷的架势,若被韩退之看见,怕是要再来个通报批评。

°°°

韩退之则没再念叨着这两人了,他头痛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另外两个。

“所以你们两个又有什么问题了?”他问柳子厚,后者面色不变,只道:“等梦得盛完饭再说吧。”

于是韩退之头又痛了。自从之前在教工食堂里和他们讨论过一次问题后,这两人就一学期里就总有几次借着讨论问题之由跟着他蹭教工食堂。他也说过几次,被刘梦得打哈哈过去“韩处你要知道我们这是对知识的渴求”。

虽然元和附中整体食堂还算不错,但教工食堂还是要高一个档次,刘梦得那哪是对知识的渴求啊,分明是对美食的渴望!

“对,要那个菜,谢谢阿姨,辛苦了!”刘梦得正跟食堂的打饭大妈说着话,韩退之冷冷看着食堂的大妈笑成一朵花,亲切问候刘梦得“又和子厚来跟着韩处吃饭啦?”然后往刘梦得的餐盘上舀了一大勺菜。

他看向对面的柳子厚,同样的价钱,对方好像比他还丰盛一些。

等刘梦得回来,三人才开始正题,问题提得很刁钻,但也很有意思和挑战。韩退之和他们辩论了一会儿,等两人吃完了中午饭像他道别,他还在回味刚才的辩题。

只不过今天的刘梦得和柳子厚好像对他格外针对,他的漏洞刚一显露就被指出,提的问题也尖锐许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两人走出教工食堂,又去三号食堂一人买了一杯热粥一份速食。提回去的路上,刘梦得想起刚才韩退之的脸色,又忍俊不禁。“算是帮微之乐天他们出了一口气,又解决了困扰我们好几天的问题,一举两得了。”他自顾自道,心里倒是挺美。

半晌没听见身边人应答,他转过头,才发现柳子厚一直静静看着他,眼里蕴几分笑意,见他看过来,才轻轻移开视线,跟上他的脚步,随口说了几句,继续聊下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心不在焉地应答,刘梦得满脑子都是柳子厚刚才看来的眼神。

到了教室后可怜元微之和白乐天才铲雪回来,看见桌子上刘梦得和柳子厚给他们留的午饭,元微之深沉道:“关键时刻还是兄弟有用啊!”

刘梦得承了他的情,等着他吃完,看见白乐天在和柳子厚讨论今上午某一道题,赶紧把元微之拉到外面去。

“你要干哈?”元微之手里还有小半个饼,他塞到嘴里口齿不清问道。

刘梦得环视一圈,见到四周无人,深吸一口气,问他:“你当时是怎么发现你喜欢乐天的?”

TBC.

后记:又一次双更失败 🔫

评论(25)
热度(88)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