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鹤留行是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

长相忆

悄悄记录一下我在高中收获的最珍贵的友谊❤️

“别后长相忆,闲时常相聚。”

那天静静问我过两天我们院暑假最后一次出去玩时,你发说说打算怎么写,我突然就信口诌了这两句。

在lof也发过几篇关于我们院的文章,《咫尺江湖》记一次愉快的火锅,《早晚复相逢》记我们院的毕业旅行。今天再最后写一次吧,夏天结束了,高中结束了。今天是这个暑假最后一次聚会,还是想去写点什么。

先讲一些具体的日期吧。今天零零碎碎翻过去三年的说说慢慢整理出来。看着自己当时写下的文字,照片里那些去过的地方,大家从高一到现在发生的那些变化,比如我从前出游永远直男T恤短裤,到这个暑假每次出去都换不同裙子(。

但到底是一个温柔的夏季末梢。

2015年9月1日,高一班级随机排座位,我们成了前后桌,前排三位女生,后排三位男生,初次相识。

2018年9月1日,左后桌第一个开学,从此大家陆续去到新的学校,开始新的生活。

2016年1月19日,我院第一次一起出来玩,看了电影《星球大战7》。

2018年8月31日,我院高中阶段最后一次出来玩,看了电影《碟中谍6》。

2016年1月2日,我院建立聊天群,之前一直是讨论组。院长被踢出去过两次,至今不是管理员。

2018年2月2日,我院一起在川锅一号的大桌子上吃火锅。

2018年8月31日,我院一起在川锅一号同一张大桌子上,每个人基本坐在当初同样的位子上吃火锅。

带我们过去的服务员听见我们的议论,笑说“这么有缘吗?”

是这么有缘。

我个人很信缘分这种东西,院长老说我像道姑,整天缘分长缘法短,神神叨叨的。我坚持,可是就是这样的啊,有些人有些事就是有缘分的。

高一班里,小组中男女平衡的组只有两个,我振振有词:“你看另外那个组,分了班后就各奔东西谁还记得谁,哪像我们院联系这么紧密?”

我们选科只有三种,恰巧我们院平均占了,两个文科,两个物化,两个物生。虽然没有任何人分到同一个班,但在校时但凡谁过生日都要聚在一起去吃一次快乐小炒。

六个人的爱好都不尽相同,用留行的话来说“看你们院头像就知道了,五花八门画风都没有重复的”。但是愿意一起去干某些事,比如在碟中谍12345都没看过的情况下,所有人陪左后桌和后桌一起去看碟中谍6。

最恰好的大概就是,高二某次吃饭我还在伤感“等到了大学也要常联系呀,到时候天南地北的都,千万别疏远了啊”。结果最后录取通知一出来,四个南京,两个毗邻,所有人都聚集在地图上丁点大的那块地。

我曾经食指和拇指围成一个圈,留出米粒大的缝隙,对他们说:“看到了吗?就这点地,这么大,我和左后桌到南京去的车程说不定比一一后桌从南京郊区到市区到还短!”

所以冥冥中一定有一条线是把我们拉到一起去的。这条线把我们从零散人群中聚到一起,然后就这么绑着,没再分开过。

整理了所有出游时发的说说,高中三年,一起出来玩了,21次。

今年六月的毕业旅行,当时我们浩浩荡荡走在异地的大街上,我哼着“这世界风华正茂可别辜负好时光”,然后侧耳听后边的男生你来我往互怼,六月风走街串巷,六月花陌上盛放,我们游四方赏晴雨的风光。这合该是个好时节,出来看看太阳,和挚友们走在大街上。

今天看完电影,左后桌和后桌要回家赶开学的火车了,大家也站在路口就此分别,我看见回家的公交车,挥挥手,冲大家喊一声“十一再见!”

他们笑着挥手,答应道:“南京见。”

回家的车上,我整理照片,p图,编辑文字,发说说,顺便在我院群里插几句话。看着从前的那些说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放过,发过“愿岁并谢,与长友兮”,发过“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发过“摇摆长街笑流云”,还有一些又土又俗的在车上笑得不能自已。

总归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还是提起这句最常挂在我嘴边的话。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高一静静安利我的那部电影——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缘分这种东西,我好像有点懂,又觉得玄而又玄,到底是一开始就定下,还是我笑一句,你应一声,就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世界那么大,偏偏遇见你。

初中不太合群,从未想过高中能拥有一个关系紧密令人称羡的小团体。也许这大概就是所谓的——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Fin.

后记:大家都去了不同的大学,前途光明,未来可期。今天是整个夏天最开心的一天啦。

评论(29)
热度(118)

© 《王维诗选》 | Powered by LOFTER